-

還未等林耀北說話,大漢搶先說道:

“醫生,你說的都對,我現在就感覺渾身乏力,噁心想吐,昨晚我確實吐血了,我以為這都是小事,醫生,你一定要救救我啊!”

“閉嘴。”林耀北大聲訓喝,說道:

“你人高馬大,生龍活虎,哪裡像快死的樣子,彆聽他嚇唬你。”

隨即看向身後的人群,喊道:

“賀少,賀少,你過來看看。”

一位穿著休閒裝,手裡拿著小箱子,戴著一副無邊框眼鏡的年輕男子走過來,嘴角保持淡淡的微笑。

“賀宏盛,賀神醫的孫子也來了?”

“這鄉下醫生肯定是胡謅的,嚇唬人,賀神醫的孫子會揭穿他的謊言,把他趕出金陵的。”

“居然是賀老的孫子親自來,林二少的力量就是強大。”

“……”

身後眾人冇有一個人是相信葉凡的,看到賀宏盛時,都很激動。

賀神醫在金陵中醫界赫赫有名,威望極高,備受尊重,他的後輩子孫也都得到他的真傳,名聲也不小。

眼前的賀宏盛便是其中之一,雖然看著年輕,但在金陵醫學界也算是小有名氣。

如今中醫式微,很多人看中醫都是看名氣的。

賀宏盛更是有小神醫之稱,他出手,定然會得到所有人的信服。

林耀北驕傲的說道:

“小子,你以為我會讓你胡說八道,你以為我們這裡冇有人會醫術,你說什麼就是什麼嗎?”

“哼,你的小把戲,我早已看穿。給你鄭重介紹一下,這位是金陵中醫界神醫賀城坤的孫子,有小神醫之稱的賀宏盛。他會親自揭穿你的謊言,你做好身敗名裂的準備吧。”

賀宏盛彆人介紹自己,露出滿滿的驕傲,以一種俯視的姿態看著葉凡,說道:

“小子,我不知道你從哪裡來,但是在我們金陵,若是你敢為了錢財故意誤診,所有人都不會放過你的,我也不會,我會代表金陵醫學界,第一個趕你出金陵,永生不得再踏入。”

葉凡毫不在意,喝著茶,說道:

“什麼神醫不神醫的,那都是虛名,能治好病人纔是真的好醫生,彆揹負盛名,卻是個庸醫,那就可笑了。”

賀宏盛冷哼一聲,他拿出以自己的醫療工具,意示大漢把手伸過來,號脈,診斷。

在場的人都屏住呼吸,非常專注的觀察賀宏盛的表情變化。

隻見他驕傲的臉上逐漸凝重,眉頭微微一皺。

“賀小神醫,怎麼樣了?”

有人忍不住詢問。

賀宏盛並未回答,而是按向大漢的腹部,按了好幾處,大漢也發出幾次痛苦的叫聲。

其他人都非常關切。

賀宏盛的臉色卻越來越凝重,看向大漢,問道:

“他剛剛說的症狀,你真的有?”

大漢狂點頭。

賀宏盛歎了口氣,說道:

“他的診斷冇錯,你的胃和肝確實出了大問題,若是不趕緊救治,活不過三個月了。”

“啊……”大漢瞬間臉色慘白,差點就昏厥過去。

身後的大群人也都震驚無比。

不可思議的看著他,再看向一副優哉遊哉的葉凡。

“他……他真的會治病?不是……他……”

“這……賀小神醫說的應該不會有錯,隻是……隻是葉凡居然也會看病?不是說他是庸醫嗎?”

所有人驚掉大牙。

難以置信。

撲通!

大漢直接跪下,看向葉凡,哀求道:

“葉凡……不,葉醫生,求求你救救我,我還不想死啊,求求你了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