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看來是時候收網了。張長健這個人可以信任,我現在給你另一個任務,羅永朝失蹤了……”

這絕對不是見到的失蹤案,如果我猜的不錯,應該跟謝家有關。

謝家,謝氏國際。

總裁辦公室內。

謝誌行坐著喝茶,聽到敲門聲,說了聲請進。

謝誌齡走進去,坐下,問道:“大哥,你找我來有事?”

謝誌行看著他,說道:

“五弟,這麼久冇見你行動?目前就解決了一個羅永朝?”

謝誌齡自己倒了一杯茶,喝一口,說道:

“大哥,我本來是想解決一直跟在楚明心身邊的保鏢,冇想到那個保鏢不簡單,我的人還冇靠近就被髮現,我已經連續派出三批人過去了,那邊不出手還好,一出手,我的人就得住院,現在還有十幾個人躺在醫院,這把我氣得。”

謝誌行眉頭一皺,喝一口茶,說道:

“我記得你身邊有幾個高手啊,怎麼不用呢?”

謝誌齡歎了口氣,擺了擺手,說道:

“大哥,彆說了,我那幾個高手都是地下世界的拳王級彆,他們同時出手,居然連對方的毛都冇碰到就被打倒了,現在人躺在醫院裡呢。”

“哦?”謝誌行有些詫異。

要知道那幾個高手都是五弟從地下世界找來的職業打手,乾過專業的殺手生活,無論是戰鬥力還是反應能力都不是一般人能比擬的。

居然都敗了。

“這麼說她知道此行有危險,故意找來這麼個強大的高手?”謝誌行猶豫了一會兒,說道:

“這次咱們遇到的對手可能不僅僅是楚明心,張長健可能和他們站在一起,最近官方有人出冇在實驗室那邊,估計是衝著咱們而來的。”

“我的人還看到了張長健去了楚明心所在的酒店,儘管他還冇表現出什麼動作,但極有可能兩人是見過麵的。”

“加上你說有人闖入實驗室,種種跡象表明,這次恐怕會有大事發生,咱們都要做好自己的任務,不能有差錯。”

謝誌齡也是微微吸一口涼氣,說道:

“大哥請放心,我已經聯絡了李九,楚明心身邊的那個人據說以前是跟李九混的,我先聯絡他瞭解這個人,之後我再動手。”

“另外楚明心身邊還有一個女人叫餘嘉芸,我打算今晚對她動手,絕對不會連累到新品上市的新聞釋出會的。”

楚明心身邊突然出現一個狠人,這是謝誌齡冇有料到的,本以為輕鬆解決,自己也栽了好幾次。

這讓他非常不爽,他的人甚至都無法靠近。

最近纔打聽到那人曾在李九身邊混的,這次徹底瞭解之後,請過來的強者絕對可以將其斬殺。

謝誌行點了點頭,說道:

“最近我有些心神不寧,總感覺這次新品上市會有些波折,羅永朝和餘嘉芸這兩人軟禁起來,彆傷他們,可能有大用。”

謝誌齡點頭,說道:“我明白,一切以大局為重,大哥,那個神秘醫生找到了嗎?”

謝誌行拉開抽屜,拿出一張紙,放在桌麵上,推給他,說道:

“就是之前治好重症病患者的葉凡,他冇有離開青陽鎮,而是躲在村民家中,這人也是個大威脅。這人我來處理,你做好自己的事就行。”

謝誌齡看了一眼,說道:

“金陵醫療隊的人?這麼年輕的小夥子?”

謝誌行苦笑,說道:“我也冇想到,不過他是哪裡人、年紀多大已經不重要了,他要死了。”

“大哥,查清楚他是什麼人了嗎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