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一個將死之人,不用查了……我問了一下馬嘉茂,他就是跟隨金陵醫療隊一起過來的人,還跟隊裡的人有矛盾,如果真是有背景的人,隊裡的人也不敢招惹他,所以不用專門去調查一個小醫生。”

……

兩人聊了最近的進度。

謝家五兄弟都在執行各自的任務,確保新品順利上市。

現在麵臨最大的問題就是幾個人,第一個,破壞實驗**的葉凡,第二,調查實驗室、謝家眾人的張長健。第三,盜竊實驗材料的明凡集團楚明心。

他們忽略了許家。

許家自從被謝家壓製之後,冇什麼亮眼的表現,資產也在步步緊縮,謝家對許家越是逐步寬鬆。

傍晚!

一場大雨突然而至,嘩啦啦的雨聲在外麵形成噪音。

大量的雨水在地麵上流走。

車流都變得少了許多。

酒店裡的楚明心卻整裝出發,看向還在奮力工作的餘嘉芸,說道:

“嘉芸,你先在這兒忙著,我和禿鷲過去就行。”

餘嘉芸頭也不抬,繼續工作,道:“好,我知道了。”

楚明心說道:“記住我說的話,彆出門,餓了你就直接點餐,讓人送進來就行。”

“我知道啦,我又不是小孩子,你們趕緊去吧。”

楚明心看了一眼禿鷲,點了點頭,走出去。

禿鷲開車,一言不發。

楚明心也知道他平時不怎麼說話,除非你問他,不然他可以一天不說話。

“禿鷲,還有危險跟著咱們嗎?咱們這次去許家,不能讓謝家的人知道。”

禿鷲麵無表情的說道:“有尾巴,不過你放心,我一會兒解決掉。”

大雨拍打在車上,聲音極大。

車內開著輕音樂,聲音不大。

禿鷲看著後視鏡,一輛車從出門開始就一路尾隨,他不急不忙,朝著城外郊區開去。

來到一片四周都是田野的鄉間小路上,隻能一輛車通過的那種。

他猛踩油門,速度極快。

後麵的車也加快了速度。

“楚總,抓住扶手,我要踩刹車!”

楚明心的雙手緊緊的抓住,車子被猛踩刹車,地麵都被強行滑行,發出刺耳的聲音。

後麵的車措不及防,也在猛踩,但冇能同步,原本還保持一定的距離,一下子靠上來。

差點撞上。

禿鷲掛空擋,拉手刹,解開安全帶,推開車門,走下去。

大雨猛然拍打在他的身上,很快是濕透了。

他走向後麵的車子。

從前擋風玻璃看向車內,裡麵有四個人,滿臉恐慌,想要後退。

禿鷲縱身一躍,快速奔走,眼眸如刀。

砰……

一腳踩在引擎蓋上,一腳猛踹,前擋風玻璃被踩碎,一腳踩在駕駛座的方向盤上,直接踩斷。

一車的人嚇得不行。

“他瘋了,他瘋了……”

幾人趕緊下車。

禿鷲的身影一個側翻,一拳擊飛一人,打進田野裡,那人痛苦的慘叫下,掉進田野裡,沾了滿身泥濘。

其他三人嚇得臉都白了,趕緊跑。

但他們的反抗都是多餘的。

禿鷲宛若野獸,衝過去,很快解決。

大雨傾盆而下,驚雷時不時出現,禿鷲如同猛獸,快速解決幾人。

一言不發,回到車上。

開車離去。

“禿鷲,你冇事吧?”楚明心關心的問道。

禿鷲前幾次瞧瞧解決敵人,她冇有親眼所見,但她是知道的。

禿鷲渾身濕漉漉,麵無表情,啟動車子,離去,道:

“冇事!”

兩人冇多久,來到許家彆墅。

老爺子許三公親自出來接待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