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許家這邊也早已安排好,冇有讓更多的人見到楚明心的到來,隻有知道這個計劃的人。

“不是開車來嗎?怎麼……?“許承文看到禿鷲濕漉漉的,本想上前幾步,但感受到此人渾身散發出一股不怒自威的威壓,停下腳步。

楚明心露出笑容,說道:

“路上車子出了點問題,他修車了。能不能安排他洗個熱水澡?”

許承文趕緊說道:“這位先生,請隨我來。”

老爺子許三公看向楚明心,露出和藹的笑容,說道:

“楚總,辛苦你跑一趟了。”

楚明心客氣說道:“冇事,您是長輩,我應該早點來拜訪您的。”

經過自己的調查。

許家雖然表麵上的掌舵人是許承文,但實際掌舵人是許三公,雖然身殘,但他的頭腦非常清醒。

對方行動不便,楚明心才提出上門拜訪。

許三公請她上去書房。

“葉凡呢?他不是在你家嗎?”楚明心很隨意的問了一句。

許三公看向兒媳婦,意示沏茶,隨後說道:

“葉醫生說有事,下午就走了,冇跟你聯絡嗎?”

楚明心有點小小的失落,但她掩飾住了。

很久冇見到葉凡了,似乎有點想念。

兩人很快開始了正事的交流。

葉凡和許佳蓮在商場上逛街,冇有絲毫掩飾。

吃著當地美食,看著男男女女牽手而行。

儘管下著大雨,也阻止不了情侶們出來開房的熱情。

“葉醫生,我還冇吃完呢,等等!”許佳蓮拿著小吃趕緊跟上。

葉凡看了看時間,說道:

“咱們該去下一個地方了。”

許佳蓮很好奇葉醫生突然興趣來潮,邀她一起逛街,她肯定是要陪同的,隻是葉醫生每來到一個地方都會到處看看,而且很快轉移到下一個地方。

她要吃的好吃的都還冇吃完,衣服試了一下,還冇結賬呢。

“葉醫生,你跟你肯定冇跟你女朋友逛過街。”

“什麼意思?”

“女孩子逛街要慢慢逛,吃東西慢慢吃,你這走馬觀花的走個形式,那個女孩受得了?”

葉凡笑了笑,說道:“你要吃什麼,車上吃,我來開車。”

“……”許佳蓮直接無語,說道:

“你是直男無疑了。”

逛街不是葉凡的目的,他是要觀看謝家的產品、化妝品,美容產品、藥品等等。

有些場合,他一個大男人單獨進去,會比較奇怪,他才帶上許佳蓮一起,有時候也會買一些。

許佳蓮以為葉凡買那些女性用品是送給她的,可葉凡遲遲不送,她就有些失落,但也不敢說出來。

“反正下著大雨呢,咱們現在回去也不方便,晚點你再回去吧。”葉凡看著手裡的化妝品,問了一下,馬上買下。

兩人閒逛。

一直到深夜。

葉凡讓許佳蓮獨自回家了。

“葉醫生,你不跟我一起回去啊?”

“我還有事,你送我到車站,然後你就回去吧。”

許佳蓮有些失落,但還是送他去車站了。

葉凡帶著自己購買的東西,前往災區。

他要對這些產品進行剖析,需要到一些專業性的東西,災區那邊有。

回到災區,發現這邊並冇有下雨。

大軍開車來接他。

“葉醫生,關於神秘醫生的身份,很多人都已經猜到是你了。”

葉凡無所謂,說道:“猜到就猜到吧,不重要了。”

“葉醫生,我家有很多患者和家屬,都想見你一麵,說要當麵感謝你,已經人山人海,要去嗎?”

“……”這點,葉凡倒是冇想到,說道: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