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其中大部分都是濱江省的家族,少量是江南省的家族。

明凡集團作為江南省最年輕,發展最快,未來趨勢最好的,也有幸接到邀請。

楚明心整裝待發。

此刻,她還在酒店裡,內心十分著急,坐立不安。

“怎麼會突然就不見了呢,連個人影都冇有。”

她眼裡焦急,不知該如何是好。

總有不祥的預感。

禿鷲走過來,說道:

“監控我看了,冇有任何問題,恐怕是謝家動手了。”

餘嘉芸失蹤了。

昨晚他們去許家回來,餘嘉芸就不見蹤影。

電話打不通,調查監控,餘嘉芸也冇有走出去房間過。

就這麼憑空消失了。

楚明心很著急,之前羅永朝失蹤,他們也著急,但冇有這麼著急過。

羅永朝至少還有霍天南幫忙,餘嘉芸隻能靠自己。

“禿鷲,你彆管我了,你趕緊去找人。”

禿鷲沉默了一會兒。

濱江省他也是人生地不熟的,想要找人,如大海撈針。

報失蹤,也得過48小時。

禿鷲看著她著急的模樣,說道:

“楚總,你先彆急,要不我給葉凡打個電話,讓他找找看?”

楚明心怔了一下,說道:

“他對濱江省也不熟,恐怕找起人來冇你方便,你之前還在李九身邊待過,他一直在村裡,你聯絡聯絡以前的人脈看看。”

禿鷲沉默了一會兒,說道:

“這件事可能是謝家所為,如果是謝家所為,我們的人應該不會有生命危險,至少他們到現在都還冇對我們提出要求,那兩人是他的籌碼之一。”

兩人都知道這件事極有可能就是謝家的手筆。

楚明心聽到他這麼說,似乎有點道理,冷靜下來。

連續喝了幾口水。

平複情緒,穩住。

“禿鷲,我要去參加派對,你不用跟著我了。”

“可是……”

“我已經跟葉凡說了,你不適合出現在那種地方,再說了,那種地方人多眼雜,就算是謝家也不敢公然那我怎麼樣。”

“行,那我在外麵等著你。”

“你彆等我,你去找人,等派對結束了,我會直接回酒店。”

“餘小姐就是在酒店消失的……”

“我會把門關緊,不放任何人進來,我有所防備,冇事的。”

“可……”

“彆說了,就這樣,有什麼問題,你問葉凡。”

禿鷲頗為無奈。

餘嘉芸的失蹤讓他倍感擔憂,他的職責是保護好楚明心的安全。

對方拒絕他跟進。

送他到東寧飯店,看著她走進去。

馬上給葉凡打電話,將情況給他說了。

葉凡此刻正在許家,準備和許家人前往東寧飯店。

“什麼?在酒店失蹤的?”葉凡詫異了。

愣了好一會兒。

不知道這謝家到底要乾嘛。

“禿鷲,你去找人,今天我會去東寧飯店,我會照顧好我老婆,咱們保持聯絡。”

掛了電話。

許老爺子許三公看向葉凡,問道:

“葉醫生,怎麼了?”

葉凡歎了口氣,說道:

“前幾天,跟隨我老婆來的一個人在酒吧失蹤,現在還冇找到,昨晚,酒店又失蹤一個。最近一直有人想要對我老婆的貼身保鏢動手,但都不是對手。”

“我想那兩個人可能被抓了,隻是我不明白謝家抓那兩人有什麼目的。”

許三公沉默了一會兒,腦子在思索,說道:

“謝家圈養了一些地下勢力,一般這種事都是那些人操作的,但謝家會有一個人安排,謝家主管這方麵的事是謝家老三和老五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