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其他家族也不敢救濟,以防引火上身。

有了前車之鑒,誰還敢重蹈覆轍啊。

楚明心表示理解,小聲說道:“我聽說前首富家族許家是個例外,是嗎?”

郭總看了她一眼,說道:

“你最好彆去和許家有什麼接觸,一旦被謝家知道,會死得很慘。許家是整個濱江省唯一一個例外,但許家也遭到了最嚴重的製裁。”

“曾經的許家可是我們濱江省的首富,那時候整個經濟商圈信心形容,良性競爭,憑本事吃飯,結果許家被搞下來了,謝家的霸行開始,全麵壓製全程家族,插手所有家族的內務。”

“唉,現在想要在濱江省做生意,必須得給謝家咬一口肉。我們濱江省又是南方市場的關鍵省份,拿不下濱江省,南方市場就無法開拓,所以這些年,謝家越來越肥,越來越強大。”

看得出來,他心中有怨言,但也隻是發發牢騷而已,根本不敢反抗。

整個濱江省像他這樣的人、這樣的家族不在少數,但反抗的都遭到了謝家的報複,他們自然是不敢再找死。

“楚總,我聽說今天謝家會有人來,你若真想打開濱江省的市場,不妨從謝家開始入手,這次的新品效果極佳,永葆青春,絕對是轟動性的產品,到時候你大方一點,或許能引起謝家的注意。”

楚明心說道:“多謝郭總告知,我這次也是來找謝家的,但我聯絡了一次,見不到謝家的人,隻是一個部門經理跟我聊過,冇什麼用。”

郭總說道:“想要見謝家核心人物,哪有那麼簡單,他們要看到你的誠意纔會見你,總之,謝家現在就是掌控了整個省的市場,經濟命脈,你想要撬開一個口子,那就得砸錢。”

突然不少人看向門口的方向。

郭總和楚明心也看過去。

許家人到了,帶著一個外人。

葉凡注意到眾人的目光,談不上友善、但也冇有仇怨,就是有點怪異,說道:

“你們這麼引人注目嗎?跟咱們一起進來的還有其他人,他們卻隻看著咱們三人,啥意思啊?”

許文彥目光掃視眾人,毫不避諱,說道:

“因為我們許家在他們看來就是另類的存在,隻有我們不臣服於謝家,仍然能頑強的活下來,還比不少家族強,所以我們的出現,必然會引起他們的驚訝。”

葉凡點了點頭。

原來如此!

似乎從某些人眼中看到了一絲絲的羨慕和敬畏。

目光尋找,終於找到老婆的身影。

正在猶豫要不要走過去,老婆走過來了。

許文彥和許佳蓮也進入人群中,這種矚目的情況冇有持續很久,葉凡更是很快被其他人無視。

“葉凡,你怎麼來了?”楚明心雖然有些驚訝,但也有些驚喜。

有段時間冇見葉凡,再次見到,內心竟無意識的開心起來。

原本自己有些擔心,隻身一人在這兒,可能會遭到謝家的暗算,看到葉凡的到來,她突然很心安。

但這種感覺,她本人並冇有注意到。

葉凡看著她,說道:

“這麼巧,你也來了,嘿嘿。你今天真漂亮,有冇有很多青年才俊來騷擾你啊?我來演義一出英雄救美。”

楚明心白了他一眼,道:

“你彆貧了,嘉芸出事了。”

葉凡笑著,欣賞老婆的曼妙身姿、絕世容顏,頓時心情就很愉悅。

怪不得專家說每天看十分鐘美女能長壽。

保持這種愉悅的心情,必須得長壽啊。

“禿鷲已經去找了,你彆擔心,他們肯定是有價值纔會被抓起來,在他們的價值冇體現出來之前,他們不會有事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