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各位,你們的熱情和迫切賺錢的心理,我非常理解,但你們彆急,我帶來了我們的產品,我給你們先看看效果,因為這次的注資是有最低限製的,不能低於一個億。”

大家一片嘩然。

在這裡有很多家族並不算大,所有產業市值都達不到一個億,更彆說拿出一個億的資金。

這簡直就是把他們往死路上逼。

隨著謝誌凜看向門口,拍了拍手。

眾人看向門口的方向。

五個穿著一樣的女子出現,身材苗條,一塊紅布遮住臉麵,被人牽著手走過來。

同行的還有三位穿著比較怪異的人,像是少數民族的著裝。

一下子引起了所有人的圍觀。

這就搞得有點神秘了。

五個人蓋住腦袋,看不清麵容,從著裝上來看應該挺年輕,被人牽著走上舞台。

旁邊還有三位穿著怪異的人。

實在看不懂。

而葉凡看著這三人,瞳孔微微一收縮,變得有幾分鋒利起來,說道:

“居然是巫醫!”

楚明心完全聽不懂,說道:

“什麼意思?看出什麼來了嗎?”

葉凡的目光隨著這些人而動,說道:

“你聽過湘西巫蠱之術嗎?”

楚明心微微一愣,在南方湘西確實曾經存在過這樣的傳說,但現在這個社會關於這方麵的傳聞越來越少了,甚至不會有人相信什麼巫蠱之術。

葉凡此刻提起,目光緊緊盯著三個穿著少數民族的人。

她一下子就有些詫異了,道:

“你的意思是這三人是巫醫?不是說巫蠱根本不存在嗎?”

葉凡嘴角一揚,說道:

“現在是科學至上的社會冇錯,那是政府的倡導,怪力亂神終究會引起一些冇有自主意識的青少年不務正業,影響到社會的管理,但有些事確實存在,像我之前幫你家破解的道法。”

“這個你親眼所見,你總該信吧?”

“巫蠱之術因為政府的倡導問題,已經隱世多年,基本不出世,但並不代表冇有,確實是存在的,雖然政府方麵有所打壓,但傳承依在,隻是極少出來。”

“這三人就是巫醫,擅長巫蠱之術的人,他們身上的氣息絕對冇錯。”

楚明心的內心挺震撼的。

一直聽聞巫蠱之術有蠱惑人心的本事,可以不知不覺中給人下蠱。

傳聞很離奇,很恐怖。

冇想到居然真的存在,而這三人出現在這裡,莫不是跟謝家所謂的養顏液有關?

“你以前見過?”

葉凡笑了笑,說道:“學過幾年,嚴格意義上來講,我也算是個巫醫。當然,巫醫並不是隻有壞處,有些疾病用巫蠱之術來治療反而更方便,效果更佳。”

“壞的永遠不是某個冇有自主意識的物體或者技能,能使用之人,並不是所有巫醫都是壞的。”

“就像中西醫一樣,手術刀拿在一個壞心眼的醫生手中,它可以殺人,但那在一個好醫生手中,卻可以救人,中醫也一樣,我的銀針可殺人,可救人。”

楚明心點了點頭。

道理確實是這樣的。

目光看向舞台上。

那些人已經來到謝誌凜身邊,他滿臉笑容,和三位巫醫握了手。

隨後意示人打開後麵的大熒幕。

一下子出現五張照片。

下麵的人都有些嘩然,這五張照片顯示的人正是他們的老熟人。

“這是我老婆?謝總,這是什麼意思?”一位中年男子上前詢問。

“那是我姑姑!”

“這個是我小姨。”

“媽!”

“姐!”

五個人都是在場的人所認識之人,都出自權貴之家,遊走於上流社會,同屬一個圈子,自然是見過的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