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紅色奔馳停在一棟彆墅內院。

葉凡打量一番,頗有劉姥姥進大觀園的姿態,仔細觀察,再看向彆墅外麵山勢,有些惋惜的說道:

“彆墅很漂亮,風水位置也不錯,就是有一把劍懸在頭頂,註定要衰敗,可惜,可惜啊。”

楚明月挽著餘嘉芸的手臂,得意的說道:

“嘀咕什麼呢,二狗,冇見過這麼豪華的彆墅吧?走,帶你進去。”

一路上,仆人們都客氣的喊著二小姐,不過看到穿著樸素的葉凡時,紛紛露出了詫異的表情,小聲嘀咕。

“這人怎麼穿得這麼破爛,還被二小姐領進家門。”

“不知道啊,不會又是什麼亂認的遠房表親吧。”

最近幾年,楚家在楚明心的帶領下,飛速崛起,經常會有一些人過來認親,但基本都是假的。

此刻!

彆墅高層的陽台上,一名長髮披肩的絕美女子,俯視下方,目光如炬,盯著葉凡,有幾分嫌棄在吹彈可破的白嫩臉頰上。

修長的黃金比例身材,凹凸有致,小蠻腰盈盈一握。

遠看給人一種冷清,生人勿進的動感。

她就是葉凡的未婚妻,楚明心。

“你終究還是來了。”

下方。

葉凡三人走進彆墅,客廳裡坐著一位中年男人,正獨自飲茶,抬頭看向三人,目光注視在葉凡身上。

“爸爸!”

楚明月快步走上去,挽住中年男人的手臂。

楚天雄站起身。

餘嘉芸客氣說道:“姨父好!”

楚天雄點了點頭,目光依舊打量著葉凡,問道:

“你是袁天師的徒弟葉凡?”

葉凡看著他,說道:“你是?”

楚天雄愣了一下,隨即說道:“我是楚明心的父親。”

葉凡馬上露出笑臉,雙手抱拳,客氣說道:

“嶽父大人在上,請受小婿一拜!”

楚天雄冇想到他突然來這麼一出,目光變得有些冷,說道:

“小葉,現在時代在變,婚戀觀也在變,你雖和我女兒有婚約在身,但那是我父親當年定下的,如今我父親已不在人世,你爺爺也不在人世,我念及你爺爺曾經對我父親的恩情,讓你進這個門,但並不代表我會認你這個女婿。”

“現在是婚戀自由,長久的婚姻,更講究門當戶對,如果我女兒喜歡你,我不會因為你出身農村而阻攔你們,但若是我女兒不喜歡你,我也不會因為這一紙婚約就答應你。”

站在一旁的楚明月驚呆了。

難以置信的聽著兩人的對話。

有點反應不過來。

“爸,你說什麼呢?你難道要我嫁給這農村娃?”她幾乎要跳腳,心氣高傲的她,怎麼可能會下嫁農村娃啊,她可不會插秧種地,大聲說道:

“爸,我不同意,我不會嫁給他的,我寧願死也不要!”

楚天雄苦笑看著她,說道:

“不是你,是你姐姐!”

“什麼?我姐?”楚明月更加震驚了,姐姐可是天之嬌女,金陵三金花之一,傾國傾城、才情絕倫,在她眼中,無人能配得上姐姐。

更主要的是,姐姐不喜歡男人。

姐姐對男人的厭惡已經到了恐怖的境地,若非工作需要,她絕不願意接觸男人,連自己的父親也不願意靠近。

葉凡並不著急,平靜轉身,坐在旁邊的椅子上,自己倒了一杯茶,說道:

“楚叔叔,我千裡迢迢趕來,你卻連口水都不給我喝。以前我爺爺救過你父親,我家紮根農村,你家崛起了,你不認這份恩情,我無所謂,但你這待客之道未免也太差勁了吧。”

楚天雄冷哼一聲,並未說話。

他就是要給葉凡個下馬威,隻是葉凡這態度讓他很不爽,竟然冇有想象中的那樣哀求自己。

餘嘉芸坐在旁邊,不敢說話。

楚明月還在震驚中,難以置信,這人居然是自己的姐夫!

葉凡繼續說道:

“我是來自農村,可是農村人怎麼了?吃你家大米還是刨你家祖墳了?你都冇問我願不願意娶你女兒,你就慷慨激昂的說你們家有多高貴。城裡人就這麼牛氣嗎?”

葉凡翹起二郎腿,喝一口茶,拿出一紙婚約,拍在桌子上,說道:

“本來呢,我是打算來退婚的,畢竟我和你女兒也冇見過,我想的也跟你差不多,爺爺輩的事,到我這輩可以不作數,婚戀自由嘛。但是你的態度讓我很不爽,所以我決定不退婚了!”

“雖然我一直跟師父生活在山裡,但我對你們城裡人的生活還是比較瞭解的,你們楚家是金陵市剛崛起的大家族,注重聲譽。你猜,其他家族的人知道你們楚家忘恩負義,背信棄義,會怎麼說,怎麼想?”

“你!”楚天雄氣急敗壞,臉色漲紅。

冇想到一個農村娃居然有這樣的膽識懟他,而且還帶威脅。

如今的楚家在金陵也算是名門望族,權貴都要給幾分薄麵,卻被一個農村娃這般踐踏,不當回事。

他簡直受不了。

“冇想到來自農村的人也有這般膽魄和勇氣。”

聲音是從樓梯傳來的。

楚明心走下來了。

修長的美腿一步一步往下走,神情淡然,麵容冷清。

所有人看過去。

“姐……”

楚明心並冇有應她,依舊看著葉凡,眼神裡的厭惡增加了不少,甚至覺得噁心,因為他看到了對方雙眼不停的掃描自己的身材,雙眼大瞪,還咽口水。

確實!

葉凡看呆了。

這可是絕世佳人,比電視上的女明星還要漂亮,用閉月羞花沉魚落雁來形容一點都不為過。

身材苗條,長髮及腰,一襲白衣勝雪,嬌美無匹,容色絕麗,不可逼視。

給人一種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的仙子之氣。

舉手投足間帶著一股強大的氣場,連楚天雄都不敢說話了。

“這婚絕對不能退!”

心裡已經下定決心,這般美嬌娘必須是自己的老婆,如此絕代佳人,必須得征服。

楚明心隻感覺到噁心,眼眸如刀,逐漸冰冷,說道:

“你手裡的婚約,我可以認,也可以嫁給你,但我有個條件。”

葉凡嘴角露出燦爛的笑容,說道:

“老婆,你說!”

“……”

楚天雄三人一陣無語,滿臉黑線。

老婆?

這就喊上了?

不過他們並不著急,他們都知道楚明心不喜歡男人,而且手段了得,提出的條件絕對是讓人辦不到的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