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啊……”

中年男人嚇的把老婆放下,急忙退後。

隻見張醫生伸手過去,撿起蠱蟲。

中年貴婦也被嚇了一跳,又連連後退。

張醫生說道:“你的腎結石已經冇有了。”

所有人都一臉疑惑,完全看

不懂的樣子。

隻見謝誌凜開口,說道:

“馬醫生,你給診斷診斷!”

謝家作為首富家族,謝家老三的話就是命令,冇人敢反抗。

即使是富貴家族的貴婦也不敢反抗。

他的話語下,巫醫完成了治療。

馬嘉榮走過去,來到貴婦麵前,診脈。

馬嘉榮號稱濱江省中醫尊者,聲望極大,在場的人都對他很信任,自然是不會懷疑他的診斷。

一臉期待的等候他的診斷結果。

他很平靜,逐漸的,臉上出現了笑容,看向貴婦,說道:

“你的腎結石已經消失了,治好了。”

貴婦有些難以置信的看著眼前這位巫醫,再看向馬嘉榮,問道:

“真的好了?”

她對馬嘉榮是絕對信任的,一言斷生死。

馬嘉榮看向眾人,說道:

“諸位,你們可能對巫醫有些誤會,巫醫之所以能成為為醫,自然是因為他們也能治病救人,社會上出現很多關於巫醫的負麵新聞,導致他們在大眾心中一直都是害人的反麵角色。”

“這些傳聞對於巫醫來說其實是很不公平的,但他們一直都很大度,冇有計較,也冇有出來澄清什麼,現在這位張醫生的行為就是最好的證明。”

經過他這一番說明。

大家的情緒明顯穩定下來,畢竟他是濱江省中醫界的一位泰山北鬥人物,一言九鼎。

貴婦看向張醫生,感激的說道:“謝謝你!”

張醫生露出淺淺的笑容,說道:

“不用客氣,舉手之勞而已。”

說完,他轉身回到舞台上。

不遠處的楚明心看到這一幕,也有些驚呆了,說道:

“這就是巫醫治病的過程?是不是太簡單了啊?”

葉凡很平靜,看著巫醫的手段,說道:

“這個得分患者的病況,像這樣的結石,還很小,就很容易解決,不過這個婦女從此以後會很痛苦。”

楚明心不解,問道:“為什麼?、不是已經治好了嗎?”

葉凡說道:“我剛剛注意到,巫醫放進那個女人體內的蠱蟲是一隻母蠱,還是即將產卵的。大著肚子進去,出來時,體內的卵子已經不見,顯然是留在貴婦體內。”

“小蠱蟲會逐漸吸收女人的營養,蠶食她的五臟六腑,這個過程可能會比較慢,但不會超過半年時間,這個女人會死。”

“啊……”楚明心震驚了。

這也太明目張膽,同時也是瞞天過海。

貴婦還對害死自己的人充滿感激。

這種手段還真是神不知鬼不覺,巫醫殺人於無形,還真是名不虛傳。

這時!

舞台上的五個遮麵的女人的麵罩已經被取下,映入眼簾的是五個看起來皮膚細嫩的女子,看不出具體年紀。

“媽,這是我媽?”

一個年輕女孩上前,看著其中一個看起來最年長的女子,儘管她是最年長的,但她的皮膚還是很細膩,像是三十出頭的女子。

“傻孩子,我當然是你媽!”女子很開心,看著自己的女兒,說道:

“是不是變得年輕了?都是謝家新品的功勞,我堅持服用之後,一天比一天年輕。我還會更年輕,以後跟你出門,說是你姐姐也不會有人懷疑。”

女孩走上去,仔細打量媽媽的臉頰、脖子等露在外麵的皮膚,充滿震驚,說道: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