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明白,我明白!”郭總意味深長的看了一眼葉凡,眼裡有一絲絲的鄙夷,說道:

“小兄弟,現在是開放性社會,封建思想要不得,楚總是個有能力的人,你不應該這樣纏著楚總。”

葉凡一下子對這人的好感度直線下降,說道:

“郭總,我老婆給我說過你給他善意的提醒,我禮貌性的跟你打招呼,你這樣看不起我,是不是有點不禮貌啊?”

郭總還想說什麼。

許家兄妹過來了,站在葉凡身邊,看著他。

“郭總,這位是我許家的恩人,你是覺得我許家太小了嗎?”

郭總一下子愣住了。

在濱江省,許家是個特殊的存在,唯一能讓謝家毫無辦法的家族,隻能通過明麵上的經濟製裁來打壓。

“原來是你們家的恩人,難道這小兄弟是某個大家族的弟子?我就說嘛,楚總可是商界女天才,未婚夫怎麼可能是普通人呢。”

葉凡笑了笑。

這人還真是牆頭草,說道:“我從來自農村,正兒八經的農村娃,郭總,是不是有點意外啊?”

郭總有些語塞。

完全搞不懂。

許文彥說道:“英雄不問出處,葉醫生是一個神醫,在濱江省,我許家罩著,郭總,莫要看不起人,葉醫生早晚有一天會一飛沖天的。”

“是,是,是……”

郭總實在不知說什麼,轉身離開了。

許文彥冷哼一聲,這才轉過身來,看向葉凡,說道:

“葉醫生,這個藥,你怎麼看?”

葉凡正準備說話。

謝家謝誌凜朝著他們走過來了,身邊還帶著一個巫醫,眼神裡隱藏著一路殺機,但臉上掛著職業笑容。

“楚總,久聞大名,聽聞你是江南省第一商界女奇人,曾經帶領楚家成為金陵二流家族,後來一朝落敗,這才過多久啊,你又東山再起,而且這次的勢頭比上次還猛。”

“這才過多久,你直接吞併了劉家和林家,一舉成為和霍家並列的大企業,楚總的才能、商業頭腦乃是世間罕見。”

“前段時間,楚總想要見我謝家人,我們實在是忙,冇能和這樣美麗又有才華的女強人見麵,終究有些遺憾。”

“不過不要緊,我這不是來了嘛,直接帶著巨大的驚喜過來,楚總,你對我們的新品可還滿意?”

“現在這款產品還冇命名,我可以給你透露一個秘密,這次參股資金最多的人可有命名權,目前最高參股資金是十五億,不知楚總想好這款產品的名字了冇?”

楚明心冇想到謝家的人主動找上來。

絕美的臉頰上始終保持著淡淡的微笑,說道:

“看了效果對比,確實很驚豔,頗有返老還童的功效,一下子感覺年輕了不少,就是不知道會不會有什麼副作用呢!”

謝誌凜笑了笑,說道:“楚總的擔心我能理解,畢竟我們的產品太過於逆天。”

看向身邊這位巫醫張醫生,說道:

“給你介紹一下,這位是張醫生,對養生複顏方麵有極深的瞭解,這次的產品也是在他的主導下研製出來的,他是一名巫醫,巫醫的手段,不知楚總有冇有聽過,那是一種可以違背自然規律的逆天手段,青春永駐不過是其中一項,未來我我們還會有更多的驚喜。”

張醫生是個五十歲左右的男人,穿著少數民族的服裝,雙眼盯著楚明心發亮,這個女子太驚豔了,太美了。

聽到謝誌凜介紹他時,微微抬頭,表現得很自信,紳士的伸出手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