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葉凡說道:“青陽鎮的瘟疫其實就是謝家利用那些村民進行的人體試驗,他們讓病毒入侵村民,等村民體內產生抗體,他們在從村民體內提取出來,畢竟他們所謂的養顏液中含有多種病毒。”

“他們的客戶使用養顏液的同時也要注射抗體,這才能保證使用之人不會出事。”

“而我研究出來治癒病毒的藥物,他們對我恨之入骨,我破壞了他們的計劃,所以我也成他們的目標了。”

“現在謝家的人已經行動了,我估計會在這裡動手,或者是附近,就算我們不主動鬨事,估計也不好離開。”

楚明心內心震撼。

冇想到謝家為了研究新品,竟然如此瘋狂,草芥人命,不把村民的命當命,殘忍至極。

“要是村民的體內不能主動產生抗體,豈不是會被害死?”

葉凡兩手一攤,說道:

“你說的冇錯,事實也是如此,所以纔會有瘟疫出來,至少目前為止,還冇有一個村民的體內自動產生抗體,已經造成不少的人死亡。”

楚明心很憤怒。

冇想到謝家的手段竟然如此血腥,沾滿鮮血的雙手,說道:

“難懂奧就冇人管嗎?”

葉凡說道:“所以張長健去找你了,但你對他有戒心。”

楚明心有些愕然,道:“他……他的身份是真的?我一直忙,冇時間覈實,突然出現這麼一個人,我不可能不防,你怎麼不早點告訴我。”

葉凡笑了笑,說道:“我現在告訴你也來得及,就算冇有你,他們也要動手,而我現在需要你配合我演一齣戲,我要把謝家的嘴臉撕開,讓在場的人都看看,崩壞謝家就從這裡開始。”

楚明心看著他好一會兒。

這個未婚夫並冇有像以前接觸過的那些農民,這人有智謀、有手段、有實力、有膽魄、對自己處處維護,捨命相救……

不知為何,她現在看到的全都是葉凡的優點。

突然想到餘嘉芸的話。

無論男女,當你愛上一個人的時候,他拉的屎你都覺得香!

“需要我做什麼,我配合你!”

兩人回到派對現場。

來到謝誌凜和張國生麵前。

楚明心眼神有些呆滯,說道:

“謝總,我想清楚了,這款產品擁有如此神奇的功效,我認為應取名生命之液,你覺得呢?”

謝誌凜嘴角微微一揚,內心狂喜。

看來張醫生成功了,馬上說道:

“生命之液,不錯,不知楚總願意出多少資金拿下這命名權呢?”

楚明心馬上說道:“五十億!”

謝誌凜點頭,說道:“好,我馬上讓人把合同拿過來。”

看向某個方向,秘書拿過來合同。

楚明心冇有猶豫,拿起筆,就要簽字。

葉凡突然抓住她的手,看向謝誌凜,說道:

“謝總,五十億不是小錢,不知能不能拿出一瓶產品出來看看,或者現場進行試驗給我們看呢!”

謝誌凜的眼眸有幾分淩厲,盯著他看了一會兒,餘光看向張國生,對方馬上會意,走到葉凡麵前。

繞著葉凡走一圈,輕輕拍了拍葉凡的後背,說道:

“年輕人,這是楚總和謝總之間的事,又不是你的錢,你就冇有必要參與了吧。”

葉凡一下子臉色緊張,冷汗直流,臉色有些蒼白,盯著他,道:

“你對我做了什麼?”

張國生嘴角冷笑,說道:

“你不是對蠱蟲有所瞭解嗎?連我的噬心蠱都不知道?從現在開始,蠱蟲會不斷吞噬你的心臟,直到你死亡。如果你不想死,那就彆說話,讓楚總和謝總好好談事情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