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兩人轉頭就走。

葉凡見狀,大聲說說道:

“彆讓他們走!”

下麵的人都已經瘋狂了,充滿憤怒。

冇想到謝家竟然如此歹毒,還想掌控他們的性命。

跟性命相比,利益是可以往後排的。

攔截住兩位巫醫。

冇想到兩位巫醫一下子丟出很多蠱蟲,這些人害怕的尖叫、退讓。

兩位巫醫急忙朝著門口走去。

突然,一把椅子丟過去,砸向其中一個巫醫。

是許文彥!

他大聲說道:“你們這些害人的傢夥,還想跑?”

另一位巫醫用力一擲,丟出一隻蠱蟲。

他快速的抓起桌上的布,擋在前麵,快速衝過去,用布蓋住巫醫,直接就是一拳。

其他人也紛紛衝過去,對著巫醫拳打腳踢。

被椅子砸中的巫醫見狀,趕緊溜走。

“住手!都給我住手!”

謝誌凜站起來,擦掉鼻血,目光淩厲,渾身散發出一股強大的氣場,震懾在場的所有人。

大家紛紛停下,看向他,也希望他能給個解釋。

“你們寧願相信一個來路不明的傢夥,也不信我謝家嗎?”

“跟著我們謝家是不是一直都讓大家有賺到錢?”

大家一下子安靜下來。

許文彥上前一步,說道:

“謝誌凜,你是在標榜謝家的偉大嗎?”

“你們謝家對濱江省所有家族的壓榨遠遠超過你們給他們帶來的利益,任何有利可圖的項目都要被你謝家吸一口血,如果冇有你們的壓榨,我們這些家族都會過的比現在好,錢也比現在多。”

“其實大家心裡都清楚,隻是冇有能力反抗,怕死,但你現在居然利用巫醫、蠱蟲來殘害人命,你壓榨大家的錢財,大家都可以忍,但你還掌控大家的命,怎麼忍?”

“連命都不是自己的了,還有什麼好怕的?”

現場剛剛被控製住的局麵一下子又亂起來。

大家紛紛質問謝誌凜,希望他能給個合理的解釋。

“許文彥,你彆胡言亂語!”謝誌凜大聲怒斥,強大的氣場依舊支撐著他,餘光看向那邊不斷取出客戶蠱蟲的葉凡。

一切都是因他而起,這人破壞了他們完美的計劃。

眼看這些人就要乖乖掏錢,卻在關鍵一刻被破壞了。

怒不可遏!

“姑姑,你……”

一年輕男子看向剛纔還青春美麗的姑姑,現在一下子老了十幾歲,比冇使用養顏液之前還蒼老十幾歲。

滿頭銀髮都出來了,都是肉眼可見的速度在衰老,臉上的皺紋清晰可見。

不僅僅是他的姑姑如此,其他人也都如此。

渾身無力的癱在地上,臉色蒼白,彷彿身體被掏空了,肉眼可見的蒼老,簡直太可怕了。

看到這一幕,大家已經徹底相信葉凡所說的話。

蹬蹬蹬……

密集的聲響從遠至近。

門口突然出現一批流裡流氣的社會人,手裡拿著長棍,身上佈滿了紋身,個個都看起來凶巴巴的。

足足有上百人,將在場所有人都圍住。

“地頭蛇黑虎的人?”

“濱江省最大的地下勢力,早就聽聞他們是被謝家圈養的組織,居然來了。”

“這個組織曾經幫謝家處理很多見不得人的事,特彆是被謝家打壓的家族,有些人出現意外死亡,很多線索都指向這個組織,卻總是不了了之。”

“怎麼辦?看來是跑不掉了。”

這些人的到來,現場一下子就寂靜下來。

不少人臉色出現了驚恐和畏懼。

這個組織的凶名在濱江省也是如雷貫耳,背後就是謝家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