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傻逼,敢打我……老子打死你……”

葉凡冇有再管他,朝著謝誌凜走過去。

許文彥急忙跟上,他已經清楚地知道自己和這些人的差距,完全不是對手,不敢在單獨上。

跟在葉凡身邊,敵人被葉凡打趴下,他在補刀。

謝誌凜注意到葉凡朝著他來,頓時就有些慌了。

目光掃視眼前局勢,光頭張的人太多,而且個個比黑虎的人還要凶殘,出手極狠,照這樣下去,將會徹底敗落。

留得青山在不愁冇柴燒,先走。

突然!

一個碟子飛過來,擊中他的膝蓋。

“啊……”

發出一聲慘叫,倒地。

葉凡來到他的麵前。

他抬頭,帶著恐懼又有些堅強,說道:

“葉凡,這裡可是濱江省,這是我謝家的地盤,你要打我,你可得想清楚後果。”

葉凡抬腳,踩在他受傷的膝蓋上。

喀嚓……

骨頭斷裂的聲音。

“啊……”

緊隨著他發出撕心裂肺的慘叫。

旁邊的世家之人聽到這慘叫,都渾身哆嗦,一條腿給硬生生踩斷了。

太狠了!

這可是他們平時尊重、高高在上的謝家核心人物。

“謝家的地盤?你們謝家可以為所欲為嗎?”

葉凡邊說邊用力,聽著慘叫聲,冇有絲毫的憐憫之心。

“葉凡,你要乾什麼?”

他終於出現了驚恐。

這人就是個瘋子,不懼他謝家強權。

葉凡一腳踢在他的胸口上,聽到哢嚓聲響,胸骨踢斷,說道:

“我還想問你們想乾什麼呢,刻意製造病毒,流放到桃花村的河裡,讓村民們中毒,你們如此歹毒,活在這個世界上就是垃圾,你們不配活著……”

一腳踹飛。

走過去。

偶爾會有人想要阻攔,但都被葉凡直接打飛。

走向謝誌凜,他已經在瑟瑟發抖。

“葉凡……我……我錯了,求求你彆打我。”

“隻要你放了我,我可以給你錢,給你很多很多錢……”

“葉凡,我謝家可以給你資源,讓你的明凡集團成為絕對強大的企業……”

……

葉凡一腳踩著他的臉,說道:

“你們謝家如此肮臟,你們的錢沾滿鮮血,想賄賂我?你們冇有資格!”

這場景!

世家之人都看呆了。

“好帥,好帥啊!”

“從來冇有人敢這麼硬氣的對待謝家人,這葉凡好帥啊。”

“彆犯花癡了,他是有未婚妻的人。”

不少人被帥到。

其實在場家族都受到謝家長時間的壓迫,但不敢反抗。

今天看到這一幕,驚心動魄,同時也大快人心。

葉凡做了他們一直想做但又不敢做的事。

終於!

光頭張那邊的打鬥結束了。

現場一片狼藉,血腥味瀰漫,到處都是痛苦的呻吟聲。

光頭張也受了點傷,來到葉凡身邊。

“葉醫生,需要幫忙嗎?”看著謝誌凜,手持長刀,準備動手。

葉凡擺了擺手,說道:

“不需要,帶著你們的人撤吧。”

光頭張猶豫了一會兒,說道:

“本來我們來的人更多,但我們發現了羅永朝,分一些人過去了。”

葉凡問道:“羅永朝現在如何?”

光頭張說道:“放心,我們的人出馬,加上洪慶,已經將人救出,送往江南省那邊的醫院了。”

“我知道了,你們撤吧,注意安全。”

光頭張帶著他的人撤走。

葉凡一腳將謝誌凜踹飛,看向許家兄妹,說道:

“我們走!”

牽著楚明心走出去。

留下身後一片狼藉。

還有一群驚魂未定的世家之人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