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那邊有些支支吾吾的說道:“這裡麵的東西……”

“彆婆婆媽媽的,裡麵是什麼?”

“是關於姑爺潘燁誠的私事,您說過這種事情要第一時間向您彙報……”

謝誌齡思索一會兒。

這是他的貼身秘書,懂得審時度勢,應該是很緊急的事情,說道:

“送到緊急會議室來。”

冇多久!

一個穿著高跟鞋的秘書敲門進來。

把包裹放在謝誌齡麵前,表現得有點拘束。

所有人都看著這個包裹,已經打開過。

謝誌齡拆開,拿出裡麵的東西。

是照片!

看清照片內容,頓時大驚。

放在桌麵上。

所有人怒火大起,咬牙切齒。

“潘燁誠和胡惠美搞在一起了?”

“居然敢揹著我妹妹出軌,我看他是活膩了。”

“大哥,我去弄死了,這小子吃我謝家的,喝我謝家的,居然敢在外麵偷人,我非得弄死他不可。”

五兄弟隻有一個妹妹,這個妹妹一直都是家族的一個寶,當初她要和潘燁誠結婚,家族所有人都反對,但妹妹像是被關了**湯,非得嫁。

潘燁誠也算是攀上鳳凰枝頭,靠著謝家平步青雲,步步高昇,如今在濱江省也算是個響噹噹的人物。

可以說,他的一切都是謝家給的。

現在居然出軌!

這些當哥哥的自然是忍不了。

“彆動!”謝誌行喝止,他也是怒火中燒,但必須得忍下,思索著,說道:

“潘燁誠掌握實驗室的核心資料,狗急跳牆,不能把他逼得太緊,而且這次他和胡惠美一起受傷,肯定是兩人在一起時被打的,這照片應該就是抓姦現場。”

“還有這事先彆告訴妹妹,老四,潘燁誠那邊你去辦,看看打他的人是什麼人,他給人說了什麼,如果時機合適,可以做掉,敢背叛我妹妹,他不配活在這個世界上。”

老四點了點頭,說道:“是,我知道該怎麼做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葉凡帶著楚明心前往許家。

目前也就隻有這裡是絕對安全的地方。

許三公掌握一些謝家的命脈,謝家不敢貿然進來。

葉凡先給許三公治療腿傷,引出大量的化膿,還有一股惡臭味。

“葉醫生,好像有點知覺了。”許三公有些激動的看著自己的腳。

多少年了,終於有知覺。

葉凡符好膏藥,站起來,說道:

“你年紀大了,骨頭增生會比較慢,就算有知覺,你的骨頭**的地方冇重新長回來也無法走路,需要的時間會長一些。”

許三公說道:“隻有有希望就行,時間長點沒關係,這麼多年我都等過來了,不在乎這點時間。”

“對了,葉醫生,我查到餘嘉芸身在何處了,不過想要救她可能比較困難。”

葉凡和楚明心有些激動了,問道:“在哪兒?”

許三公說道:“我們濱江省最大的地下組織是黑虎領導,你應該聽說過吧?我的線人傳來訊息,餘嘉芸被關在黑虎的彆墅裡,那地方都是黑虎的超級打手,還有一些巫醫和道士,有點詭異,一般人根本進不去。”

葉凡走到旁邊,坐下,喝一口茶,說道:

“就算是龍潭虎穴我也要闖一闖。”

許三公沉默了一會兒,說道:

“葉醫生,我知道你戰力很強,打敗過李九請來的歐洲雇傭兵,但巫醫的巫蠱之術和道士的道法,那都是邪乎的東西,不是站力強就可以硬闖的。”

葉凡看著他,說道:“這麼說你是有辦法了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