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走過去。

那人恐懼到極點,死亡的氣息瀰漫開來。

以前都是他們在作威作福,無人敢惹,冇想到這次碰到了兩個硬茬。

“大哥,大爺,爺爺……求求你們放過我吧。”

葉凡一腳踩在他的脖子上,說道:

“他們罪不至死,但你身為領頭人,可以死。”

“不可以,不可以的,大哥。”天哥急忙說著,慌到極點,說道:

“我不是幕後指使者,是謝家,謝家想殺你,是謝家下的命令。”

葉凡稍微一用力,將他死死的踩在腳下,說道:

“告訴我,你們利用這樣的手段殺了多少人?隻有又是如何逃過法律的製裁的?”

天哥有些愣住了。

一直以來,他們都是跟謝家合作,被謝家供養,他們負責黑暗中的手段,擦屁股的事更多的是謝家處理。

單單他親自執行的就不止十次,每次都會相安無事。

“大哥,我不能說啊,謝家會殺了我的。”

葉凡彎腰,撿起一把長刀,抵在他的後背,輕輕一劃,二十厘米長的血口出現。

“啊……”

天哥發出撕心裂肺的慘叫。

葉凡嘴角一揚,痞壞的說道:

“你不說,難道就不怕我殺了你嗎?”

這人滿頭大汗,冇想到遇到的是兩個瘋子,說道:

“大哥,我們在濱江省一直都是謝家罩著的,明道有謝家,黑道有虎哥,我死了,他們都會向你報複的,你彆殺我,彆殺我。”

葉凡又在他的背上劃一道血口,說道:

“你們和謝家的肮臟交易,難道我不知道嗎?我如果怕,我會對你們動手嗎?我再給你一次機會,你若不說,下一刀就是在你的脖子上。”

“什麼騷味?”洪慶突然說了一句,看向這人的褲襠,發現已經濕了一片。

居然害怕到小便失禁。

“我說,我說,大哥,我說……”這人是真的怕。

葉凡看向洪慶,說道:

“錄下來!”

冇多久,兩人走出破舊院子,留下身後一片狼藉。

他們的目標是地陰山,黑虎的老巢,拯救餘嘉芸。

與此同時!

濱江省二流家族之一的苗家。

深夜,苗家眾人都已經進入睡夢中。

突然急促的手機鈴聲不斷響起。

苗家家主很不耐煩的爬起來,接過電話。

“你不知道現在是深夜嗎?”

手機那頭傳來聲音,道:

“苗總,大事不好了,突然出現大批緝毒警察,把我們的窩點給端了,而且應該已經有人朝著你家走去了。”

苗家家主頓時睡意全無,十分清醒,大聲說道:

“你是說謝家寄存的那批貨?不是一直都很嚴密嗎?怎麼突然被髮現?”

“有內奸,是許家的內奸……啊……苗總,快跑啊……”

那邊傳來很多人的嘈雜聲,不過可以判斷出,那邊已經被抓了。

“老公,怎麼了?”身旁的老婆睡意朦朧的看著他。

苗家家主一把將她拉起,說道:

“睡你麻痹啊,快跑,出大事了。”

“苗總,這麼晚了去哪兒啊?”

身穿製服的警察出現,已經將整個苗家彆墅圍起來。

苗家家主看著眼前的警察,很是臉生,內心有些慌,但還是故作鎮靜,說道:

“警官,你們很陌生啊,不像是我們東寧市的警察啊。”

帶頭警察拿出證件,放到他麵前,說道:

“你是在懷疑我的身份嗎?睜開你的眼睛看看。”

家主看了一眼,頓時愣住了,道:

“中海省……”

警察嚴肅的說道:“你涉嫌販毒、運毒、故意殺人罪,挪用公款等數罪,這是逮捕令,給我帶走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