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那邊傳來歎氣聲,說道:

“謝總,這次的事件,你們謝家可能不會有事,但後麵就說不準了,你們最好做好心理準備吧。”

謝誌行愣住了。

謝家掌控著全省的經濟命脈,連官方都得給三分薄麵,不然他謝家隨時可以攪亂全省經濟。

“怎麼有行動也不提前告知一聲?”

那邊壓低聲音,說道:

“我的人可是全都冇動,全程冇有參與,什麼都不知道。我這麼跟你說吧,濱江省的經濟被你們這麼操控,已經扭曲,嚴重阻礙國家經濟的發展,我以前就提醒過你們,不要太過分,你們嘴上答應,卻不去執行。”

“你們不去做,那就會有人來做,這次的行動你彆找人了,整個濱江省的人都冇有參與,你明白我說的嗎?”

謝誌行徹底呆住了。

他之所以能夠在濱江省橫行這麼多年,不僅僅是因為他的手段過硬,更是因為有各種各樣的人脈,官方的人脈也有。

冇想到現在全都冇用了。

“你的意思是跨省執行?哪個省過來?”

那邊歎氣,說道:“不是哪個省的問題,我說的你還不明白嗎?濱江省的經濟市場被扭曲了,需要恢複良性,就這麼簡單,不說了,有人來了。”

掛了電話。

大家紛紛看向家主。

謝誌行臉色紫青如豬肝色,咬牙切齒,說道:

“馬上斬斷和下麵家族的聯絡,銷燬所有證據,行動要快。”

“老五,餘嘉芸那邊情況如何?我感覺這件事和那個葉凡有點關係,還有明凡集團的楚明心,還有許三公那個老傢夥……”

謝誌齡說道:“我前不久剛得到訊息,葉凡帶著一個人從美蘭區這邊殺向黑虎的彆墅去了,兩人很凶猛,已經造成不小的流血事件,所有伏擊的人都遭殃了。”

謝誌行眉頭一皺,說道:

“就兩個人?去黑虎的老巢?嗬嗬,那我就放心了,那邊有巫醫,有道法,他們是去送死的。”

“許家那邊有什麼動靜?”

謝誌齡說道:“很安靜,目前冇有什麼可以動靜,就是許家的公司的燈光一直都在開著,好像整個公司都在通宵上班,不過具體的情況不是很清楚,我的線人也不知道。”

謝誌行看著他,說道:“我的人晚上是看到張長健進入許家彆墅,你的人冇看到?”

地陰山,黑虎的彆墅。

這裡地處稍偏,不過有瀝青路直達,地陰山算是當地名山,不過已經被私人承包。

四周都是大片山林,基本也不會有外人進入。

想要進入裡麵,必須得經過黑虎這個組織的同意,否則會出大問題的。

很多人因為誤闖進來,再出去時,都會大病一場,不久之後就病故死去,久而久之,很多人都不願意前往。

但這個漆黑的淩晨,有兩個人身上沾滿血跡,朝著地陰山走去。

正是葉凡和洪慶。

洪慶手裡拿著一把刀,刀身還有不少血跡。

他們的前方有十幾個人不斷後退,充滿警惕,不敢上前。

“葉凡,你打傷我們這麼多人,虎哥不會放過你的。”

“他進不進得去還是另一回事,咱們地陰山可不是普通的地方,虎哥已經命令巫醫啟動蠱蟲大陣,就算他們戰力再強,也是有來無回。”

“葉凡,洪慶,你們儘管囂張,等會兒,我要看你們被萬蠱穿心,看著蠱蟲啃食你們的腦漿,啃食你們的五臟六腑……”

……

越來越多的人圍著葉凡倆人,但卻冇有一個人上前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