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葉凡停下腳步,看向四周,山脈連綿,漆黑的夜色也擋不住他的視野,有些山上還有聚亮的燈光照耀。

“臥土盤山,包圍之勢,從風水學來看,這裡也算是個易守難攻的風水之地,但今天你們碰到的是我。”

看向眼前不斷延伸的瀝青路,越來越多的人凝聚過來,甚至空中還有振翅而飛的蠱蟲在勘察。

他們這般大搖大擺的殺進來,就是**裸的挑釁。

任由眼前這些人說什麼,他都不想理會,這些都是小人物,冇有什麼權力的小兵而已,不值得他開口。

突然!

一隻蠱蟲從人群中飛出,想要不知不覺中落在葉凡的肩膀。

葉凡很平靜,邁開腳步往前走,等待蠱蟲落在肩膀時,快速一拍,直接將蠱蟲拍死。

“呃……”

放蠱之人遭到反噬,頓時麵色難看,嘴角溢血,倉皇的逃跑向遠方。

咻!

黑夜中,細微的破風之音在耳邊嗡鳴,很多人都冇注意到一枚銀針閃爍著寒芒從身邊掠過。

“啊……”

直到那位逃跑的巫醫發出慘叫,應聲而倒,他們這才注意到那人後腦勺上的銀針在閃爍寒芒。

“銀針?這也能當成武器?”

“我聽說他是一位中醫。”

“中醫?中醫就有這樣的戰力?現在的人都流行跨界嗎?”

……

冇有第二個人出手,腳步跟隨著葉凡和洪慶走向深處。

洪慶麵色冷峻,持刀而走,輕聲說道:

“他在前麵等我們,暫時進不去,遇到了一些可能是道法的東西,無法突破。”

葉凡自然知道他說的是禿鷲。

禿鷲早就找到這裡,奈何一直進不去,不過好在現在並冇有被髮現。

他們兩人之所以這麼大搖大擺的進去,就是為了吸引注意力,給禿鷲製造更加放鬆的機會。

“現在這些還隻是小嘍囉,繼續往前。”

兩人繼續往前走。

地陰山內,黑虎的超大型彆墅。

巨大的院子上,有很多人,其中坐在最中央的就是黑虎,高大的體型,整個龐大的身軀都是紋身,身上一身橫肉。

給人一種不怒自威的莊嚴,拿起紅酒杯,小抿一口,悠哉的說道:

“到哪兒了?”

馬上有人來彙報,道:“還有三公裡就到山門了。”

黑虎粗大的手臂指向一位穿著少數民族服裝的巫醫,說道:

“張國生已經死在他的手裡,你小心點。”

這位巫醫充滿自信,說道:

“虎哥,你放心,這裡可是我們的地盤,還有道法配合,我會拿著他的腦袋來見你的。”

說完,看了一眼身邊的一位身穿道袍的人,便走出去。

道士也趕緊跟上。

一輛車送他們出來。

很快來到葉凡和洪慶麵前,兩人從車上下來。

“是梁醫生和郭道長,冇想到一下子就派這麼厲害的人出手,虎哥是不打算讓葉凡再往前走一步了啊。”

“梁醫生在咱們這兒也是威望和地位都不錯的一個巫醫,有他出手,葉凡必死無疑,什麼武功,在巫蠱之術和道法麵前都是虛無。”

“我彷彿看到了這兩人的死狀,被蠱蟲吸取腦髓,啃食內臟……我好期待呀。”

……

這些人有些激動起來了。

他們很明白巫醫和道士的手段,也是見怪不怪了。

葉凡的目光定格在這兩人身上。

“你就是葉凡?”巫醫梁醫生走上前來,絲毫不懼,還一臉輕鬆,仔細打量葉凡和洪慶,說道:

“你的身上並冇有巫蠱的氣息,你是怎麼殺死張國生的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