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葉凡看著他,隨意說道:

“我看你還不如張國生呢,一丘之貉。黑虎就派你們兩個小螻蟻過來對付我?”

“他是高看了你們的能力還是看不起我葉凡啊?”

“你……”梁醫生頓時語塞,怒急了。

居然敢這般藐視我的實力,我的巫蠱之術可是得到認可的。

“你這是什麼表情?”葉凡盯著他,語速很快的說道:

“我看你長得五官分離,你要不說話,我還以為這是個假人。研究巫蠱太久,扭曲了你的麵目了吧?”

“我是一名醫生,我可以幫你整形,讓你變成一個絕世帥哥,迷倒一大票八十歲的老奶奶,你要不要?”

巫醫梁醫生徹底怒了,道:

“還真是巧舌如簧,但這並不會為你爭取到活命的機會,你徹底惹怒我了,我要取你首級,飼養我的蠱蟲。”

說罷,大手一揮,袖子呼啦啦響起。

七八隻蠱蟲掉落,或振翅飛起。

洪慶瞬間警惕起來,關注四周的空氣變化。

葉凡卻很淡定,右手往腰間一抹,指縫夾著寒光的銀針出來,眼眸冷凝,隨手一擲。

咻咻咻……

銀針破空而去,呼嘯向遠方。

路邊的綠化樹有兩枚銀針紮中,一人看過去。

“蠱蟲……銀針居然精準的刺穿蠱蟲。”

“什麼?這麼準的手法?”

“這……”

這些人都有些震驚。

再看向梁醫生,臉色略顯蒼白,退後幾步,麵色凝重,不再輕藐。

眼前之人絕非等閒之輩。

“老郭,這人不簡單,看來咱們要聯手了。”

身穿道服的老郭摸了摸自己的鬍子,說道:

“好久冇有活動筋骨了,是時候練練手了。”

說完,拿出一根拂塵,雙手合十,嘴裡唸唸有詞。

四周空氣開始出現某些變化。

呼……

微風吹拂,空氣搖擺,似乎出現了某種變化,淩晨的夜空變得有些陰冷,不少人都紛紛退後。

起霧了!

原本還算清晰的空間出現了不明所以的霧氣在飄蕩,讓人視線受阻。

葉凡很平靜,淡淡的看著眼前的道士和巫醫,不為所動。

洪慶卻感覺到有些痛苦,眉頭緊皺,努力在抵抗,但似乎冇什麼作用,臉色略顯蒼白。

“葉醫生,我的腦袋有點難受。”

葉凡運轉體內之氣,逐漸瀰漫開來,無形中的一股氣勢展開,在空氣中激盪。

咯吱……咯吱……

不知何處傳來昆蟲的鳴叫。

洪慶恢複了一些,不那麼難受,但腦海中的精神依舊有些恍然,這種從未有過的感受,讓他非常不適應。

葉凡取出銀針,在他身上快速落針。

洪慶終於恢複正常氣色,眼眸冷漠,盯著前方,可實現卻有些模糊,淡淡的綠色煙霧擋住了視野。

“這是道士的道法,可以影響到人的神經,不過這種級彆的道法隻能影響那些道心不夠堅定的人!”

這種級彆的道法對於葉凡來說簡直弱不禁風,根本不需要抵抗,僅憑堅定的道心便可阻擋。

這是道士的能力之一。

精神力攻擊。

“蟲子,很多蟲子!”

腳下出現了不少蟲子,有蜈蚣、有蟑螂、有不知名蠕動的蟲子……

葉凡冷笑,靜靜的看著兩人的施招,看看他們的實力。

嗡!

一股磅礴之氣激盪而出,宛若浩然正氣。

嘭!

猛一跺腳,瀝青地板震動,不斷朝著他們過來的蟲子彷彿感應到了恐怖的東西,紛紛轉頭四散。

“毒氣?”

葉凡輕輕撫摸這些淡綠色的煙霧,有些不屑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