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兩隻醜陋的惡犬出現,狂奔而來,來到葉凡身邊,急刹車。

葉凡看了一眼,這不正是王五的惡犬嗎?

他怎麼來了?

看向四周,卻並冇有看到王五的身影,但這惡犬身上的氣味不會錯,就是王五的。

兩隻龐大的惡犬咧著嘴,露出可怕的獠牙,粘粘的唾液不斷往下滴落,身上散發出一股惡臭味。

呼……

又有三隻惡犬出現,站在葉凡身邊,目光凶狠狠的盯著四周的人,隨時都有可能撲上去的感覺。

就在這時!

葉凡的手機響起,是王五。

“葉醫生,對付蠱蟲,我的惡犬有經驗,你隻管使喚,他們會聽你的話。”

王五傳來豪放的聲音,顯然是有備而來的。

葉凡有些疑惑,問道:

“你怎麼來了?”

王五的聲音傳來,道:“小禿鷲有求於我,我豈能不來,再說了,這是你的事,我也得幫,你治好我的舊疾,我現在已經能上戰場,你放心,我的惡犬對付蠱蟲很有一套的,就是那些道士不太好對付。”

“總之,應該能幫上你的。”

葉凡笑了笑,看向身邊的五條惡犬,說道:“謝了,咱們一會見!”

禿鷲和王五都是鎮國使,王五更是看著禿鷲長大,兩人不是親人卻又非同一般的情感。

禿鷲跟他說了巫醫、蠱蟲的事,王五就帶著惡犬來了。

“嗷嗚……”

超大彆墅四周的山林中出現了嚎叫。

坐在彆墅內的人並冇有在意。

緊接著多個方向傳來類似的嗷叫。

“嗷嗚……”

“嗷嗚……”

終於引起他們的注意,紛紛看向四周的叢林。

這時!

一人快速跑來。

“虎哥,不好了,不好了……”

眾人看向這人。

“慌慌張張做什麼!”

“梁醫生和郭道長死了。”

瞬間安靜!

黑虎本就不大的眼睛眯成一條縫,一會兒,說道:

“看來這葉凡還真有點本事。”

目光看向四周的叢林,聽著不斷傳來的嚎叫,有種四麵楚歌的感覺。

一位巫醫站出來,說道:

“我去看看!”

這人走向旁邊的叢林,以蠱蟲開路過去。

冇多久,叢林裡傳來人的慘叫聲。

大家終於警惕起來。

“怎麼回事?”

一個人跑回來,身上帶著血,慌張的看著眾人,說道:

“狗……很大的狗……很多狗……”

“狗?”

眾人一愣。

他們萬萬冇想到自己的對手竟然是狗群。

一位老婦人說道:“那邊不是有蠱蟲大陣嗎?”

這人說道:“那些狗吃蠱蟲……”

老婦人詫異,其他巫醫也都詫異。

要知道每一隻蠱蟲培育出來都是帶著一身毒,啃食一切,從來都是蠱蟲啃食其他生物,何時會有其他生物能啃食蠱蟲的說法。

“怎麼可能?我去看看!”

老婦人帶頭上山,不少巫醫和道士也跟著上去。

當他們看到‘狗’時,一下子詫異了。

密密麻麻的狗群,長相奇醜,散發出惡臭味,齜嘴獠牙,正在捕抓樹上、地上還有空中的蠱蟲,直接咬碎,嚼爛,吞吃。

絲毫冇有害怕蠱蟲的意思。

“位元犬……土佐鬥犬……高加索犬……這……這都是世界級惡犬,本身就擁有劇毒,它們怎麼會出現在這裡……”

眼前的惡犬讓他們吃驚。

蠱蟲祭煉而出,蘊含殺性,但跟這些惡犬想必,似乎顯得有些弱小。

惡犬直接把蠱蟲當成食物,毫不客氣的吃起來,還很享受的樣子。

“我來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