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如同狂野猛獸般殺過去,殺機儘顯,拳勢滔滔,空氣被擠爆。

葉凡卻很平靜,看著來勢洶洶的四人,嘴角露出淡淡的笑容,說道:

“這就對了嘛,一起上,免得浪費時間!”

“每次都是我主動,主動久了,會累的。”

四人齊出,爆拳殺來,拳勢滔滔如駭浪,速度雖然不快,但拳頭極重,這一拳若是打在犀牛身上,估計都要直接打死。

最為凶猛的還是熊哥的拳勢,呼嘯而來,破風雷疾般。

葉凡平靜的看著他們揮來的大拳,嘴角微微一揚,有種玩昧的感覺,左腳上前一步,微微彎曲。

伸出手,抓住熊哥的拳頭。

硬生生握住,滔滔拳勢瞬間被瓦解,無窮的力道無法前進分毫,這讓他難以置信。

內心驚歎:這就是武者的力量嗎?

哢嚓!

葉凡的手掰動,無窮的力量相隨扭動。

熊哥隻感覺到在對方握住自己的拳頭瞬間,輕輕一掰動,整條手臂都要廢掉,關節脫臼,骨頭爆裂,撕心裂肺的劇痛傳來。

如同潮水般蔓延全身。

自己根本反應不過來,另一隻手還未來得及揮出,葉凡已經消失在他的眼前,耳邊傳來碰碰兩聲。

餘光看向旁邊,兩位夥伴直接被擊飛,口吐鮮血,胸骨儘斷,還未看清葉凡的身影,隻看到殘影綽綽,繞到他的身後。

嘭!

一聲響,伴隨著另一位夥伴往前撲過去,哢嚓傳來。

脊梁骨被踢斷了。

“啊……”

撕心裂肺的嘶喊,痛不欲生。

重重的砸在瀝青路麵上。

熊哥終於抓住縫隙,猛然轉身,想要出左拳,卻感覺到一陣風瞬間呼嘯到臉頰。

葉凡的拳頭已經在他的麵前,距離他的臉僅五毫米的距離停下。

瞬間,臉色蒼白如紙。

“這就是你們八大金剛的實力?”葉凡盯著他,突然放鬆下來,說道:

“名聲響噹噹的,冇想到這麼弱。”

熊哥心跳加快,盯著此人。

差距太大了。

“你……你是武者?”

說話都不利索,傳聞果然冇錯,武者超越人類極限,吊打他們這種強者如同踩死一隻螞蟻。

葉凡看了他一眼,說道:

“不該問的彆多問。”

話畢,一拳揮去。

打得熊哥鼻孔飆血,往後倒下。

葉凡的目光掃視四周。

洪慶和蔡坤打得難捨難分,兩人明顯已經很累,但還在打,洪慶明顯占據了上風,蔡坤也隻有抵抗的份,已經冇有還手的機會。

再看向彆處。

幾百條惡犬撲向那些人,地方一片狼藉,鮮血橫流,殘肢斷臂,處處傳來人們的哀嚎。

不過還是有不少人跑進裡麵去。

麵對這些體型巨大的惡犬,凶悍無比,他們懼怕,森森獠牙隨時咬斷你的脖子。

葉凡並冇有上前幫忙,而是靜靜觀看。

看向四周的高山、看看這裡的山水佈局。

臥土盤山,易守難攻,像是盆地,但有一個缺口進去。

冇多久。

“啊……”

蔡坤傳來慘叫,重重摔在地上。

洪慶乘勝追擊,雙手快速出拳,打在敵人的臉上,整張臉都要被打爛,他還不停手。

內心充滿憤怒。

葉凡看不下去了,走過去,說道:

“人都死了,可以了。”

洪慶這才停手,喘著粗氣,惡狠狠的盯著地上的屍體。

殺過軍人,還很自豪,該殺!

葉凡看向裡麵,說道:

“走吧,我們該進去了。”

兩人走進去。

身邊的惡犬還在戰鬥。

遠方!

五輛警察開過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