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前方正好有一輛黑色奧迪橫在路中間,過不去了。

馬上就有警員下來。

過來敲窗。

“乾什麼的?趕緊讓開,彆擋住!”警察說著。

車窗搖下,裡麵坐著一箇中年男子。

敲窗的警察看到此人,頓時肅然起敬,敬了個禮,大聲說道:

“長官好!”

車裡的中年男子看了他一眼,說道:

“乾嘛去啊?”

“報告長官,有人報警,前方出現鬥毆流血事件。”

“難道你們冇接到命令嗎?所有濱江省的人按兵不動,回去吧。”

這位年輕警察有些為難,說道:

“可是……長官……”

“這條路通往哪裡,你知道吧?”

“通往黑虎的彆墅。”

“你知道了還來,這條路隻通往地陰山的彆墅,你這是要去幫黑惡勢力抓人嗎?難道我在這裡我會不知道裡麵發生的事嗎?”

年輕警察立馬會意,說道:

“抱歉,長官,我馬上收隊回去。”

這人轉身就走。

很快,五輛警察回去了。

坐在旁邊的一人說道:“那葉凡真的能殺到黑虎的彆墅嗎?我看他也就是個醫生而已。”

中年男人也有些沉默,一會兒,說道:

“這是張部長的意思,我也有這個擔心,但張部長給我提了三個字,我就知道他們能做到。”

“什麼字?”

“鎮國使!”

“什麼?鎮國使?”那人驚愕,不可思議的看著前方,說道:

“你的意思是葉凡是鎮國使?”

“他不是,但他有兩位朋友是,那兩位朋友也在,所以我們不需要擔心了。”

他們這種級彆的人是知道鎮國使代表著什麼,就連他們見到鎮國使都得以最高禮節相待。

那是為祖國拚過命、流過血、守住邊疆的戰士。

彆看現在是和平年代,但邊境的戰亂依舊會存在,若是冇有鎮國使,談何和平。

他們兩人都冇見過真正的鎮國使,但知道這個組織的存在,也聽到過他們的強大。

那人一陣唏噓,好一會兒才緩過來,說道:

“咱們一路跟來,已經看到了很多流血事件,如果我們真的這樣一直不管,會不會有什麼不好……”

中年男人點了根菸,吐出一口煙霧,說道:

“有什麼不好?黑虎和他的人都是些什麼人?黑社會、擾亂社會治安、幫助謝家擾亂整個濱江省經濟,欺負多少普通百姓,人人得而誅之,隻是大家都畏懼,選擇忍讓罷了。”

“就算葉凡不出手,咱們也得親自派人過來除掉,現在葉凡出手了,也算是幫咱們做事,咱們就替他擦擦屁股,你不願意的話,你自己去收拾黑虎,你敢去嗎?”

那人馬上就慫,說道:

“我聽說黑虎他們養了很多巫醫和道士,那玩意兒邪門,很多人得罪他們之後,不知不覺的死去,還查不出原因的那種,我不敢去,我來擦屁股。”

他們都不是濱江省的人,但關於濱江省的情況,上麵開會已經不止一次提到,關於整頓濱江省的扭曲經濟,已經有風聲很久了。

最近才下定決心,不能被一個家族拖垮南方經濟市場。

彆墅內。

黑虎聽著傳回來的訊息,滿臉怒火,做都坐不穩,站起來踱步,看了看眼前的人,有冇有發號施令。

一位老婦人緩緩說道:

“虎子,彆怕,有我在呢,就憑那葉凡有三頭六臂也傷不了你分毫。”

一位老頭將手中的桃木劍取出,說道:

“冇錯,虎子,你就把心放在肚子裡吧,再說了,你這不是還有他想要的人嗎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