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咿呀!

房間的門被推開了。

走進來一個穿著少數民族服裝的女子,臉上還有水彩,臉色冷漠,說道:

“你,出來!”

餘嘉芸走過去。

被帶著走出去。

剛走到前院,感覺到一股莫大的壓力,彷彿來自無形的虛空,空氣中還有淡淡的血腥味。

她被帶到黑虎麵前。

黑虎看著她,上下打量,問道:

“葉凡是你的什麼人?”

餘嘉芸感覺到壓力來自旁邊的老婦和老頭,一身穿著怪異,偏少數民族風,另一人穿著一身道袍。

“你們是什麼人?”

黑虎上前一步,氣場全開,怒瞪著她,道:

“我問你話呢!”

餘嘉芸環顧四周,看到很多大狗就在彆墅外圍,隨時撲進來,犬吠四起,終於看到狗群中的王五。

他坐在一條藏獒身上,手持大刀。

“葉凡是我一個朋友。”

黑虎伸手,抓住她的秀髮,冷冷說道:

“隻是朋友嗎?不是你的表姐夫嗎?”

餘嘉芸冇有害怕,看著他,說道:

“你都知道了,還問我做什麼。”

黑虎猛然一甩手,她被推倒在地。

“讓她長長苦頭!”

帶著她出來的那個女子吹起口哨。

餘嘉芸頓時感覺到心臟很難受,有種刺痛感,彷彿被螞蟻啃食,難受的捂住心臟,臉色蒼白,渾身出冷汗。

“啊……你們……你們對我做了什麼?”

她痛苦萬分,現在已經不僅僅是心臟難受,五臟六腑都感覺到彷彿被撕裂,無數隻螞蟻在撕咬全身內臟,難受到極點。

渾身冷汗直冒,不停的在地上打滾。

黑虎看著地上打滾的她,問道:

“葉凡究竟是什麼人?有何本事?”

餘嘉芸慘叫連連,幾乎要崩潰,汗珠直流,艱難的說道:

“不知道……不知道……”

“哼,不說?”黑虎很不爽,一腳踢向她的腹部,踢出五米遠,大聲道:

“繼續,讓她生不如死,彆弄死了。”

驟然間!

嗖……

一道黑影呼嘯而來,破風雷疾,直指黑虎。

黑虎眼眸一冷,快速從腰間拔出一把刀,拉拽著一身橫肉移動,還是很靈活的。

呯!

擋住,擊飛。

一把飛刀落在地麵上。

“飛刀?”

黑虎抬頭,看去。

一道人影殺過來,帶著濃鬱的殺意。

赤手空拳,拳勢滔滔,氣勢驚駭,地麵都在顫動,一震一震的。

黑虎鼻子一哆嗦,持刀殺上去。

呼……

長刀劈空,身影從旁邊掠過。

嘭!

“呃……”

就在身影掠過之際,一個拳頭打在腹部側方,粘緊皮膚的油脂都被打離層,劇痛傳來。

好在這一塊冇有骨頭,不得非得被打斷不可。

看了一眼,居然被打凹陷一個拳頭般大小進去,血液滲透出來。

來不及反應,那道人影已經離他而去。

“啊……”

一聲慘叫傳來。

控蠱的女子傳來慘叫,整個人被打飛,鮮血飆射而出。

身影抱住地上的餘嘉芸,猛然退後七八米,終於站穩。

大家定睛一看。

一個年輕人,麵容緊繃,棱角分明,渾身充滿殺氣。

一隻手抱著餘嘉芸,眼眸如刀的盯著黑虎。

“喂,喂……你怎麼樣?”

禿鷲看了看懷中的餘嘉芸,滿臉擔心。

本想從房間裡救人,但一直懼怕道法,不敢進來。

看到餘嘉芸被蠱蟲折磨得死去活來,他終於還是進來了。

鉚足了勁,一套連貫動作,總算冇有失誤。

但現在怎麼出去,是個問題。

餘嘉芸精神恍惚,渾身無力,七竅流血,完全不能說話,但總算冇有感覺到那種痛苦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