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你們戰力很強?那就讓我看看到底有多強吧!”

看向大門的方向,道:

“去,殺了他們!”

兩人目光呆滯,卻像是得到了主人的命令,冰冷的雙眼看向門口的方向,殺意升騰而起,衝向門口的方向。

洪慶站在門口,看到裡麵的情況,非常著急,但又不敢進去。

此刻,兩人殺氣重重的奔跑過來。

看向遠處的葉凡,急忙叫喚道:

“葉醫生,好了冇?禿鷲和王五被控製了,要殺過來了,我擋不住……啊……”

話音未落,整個人直接被禿鷲一拳擊飛。

他若是不擋住,會被一拳打死。

重重的砸在地上,發出慘叫,痛苦不已。

還冇站起來,王五的大刀已經砍下來,大驚失色。

同為軍人,他是特種兵,可這兩位是鎮國使,戰力根本不是一個級彆的,隨便一個都能虐他,更彆說兩人同時出手。

不過好在兩人似乎被控製,身體冇有那麼敏捷,反應冇有那麼靈敏。

還能躲開!

砰……

地麵直接被大刀劈開一條縫,飛沙走石。

兩人還在追擊。

這一幕被裡麵的人看到,麵露喜色。

黑虎更是激動得不行,說道:

“婆婆的手段就是好,讓他們自相殘殺,還真是一出好戲。”

“精彩,出手真狠,招招致命,這狠勁,我喜歡,哈哈哈。”

大家都開心極了。

洪慶本就跟蔡坤打了一戰,身上帶傷,被兩人聯手追擊,連續躲避,眼看就要躲不過去了。

終於!

王五的目光注意到了葉凡。

葉凡正在破解陣法,他相信洪慶能避開兩人的攻擊。

冇想到王五殺過來了。

眼眸一冷,體內氣流運轉,腳尖一墊,身影飄動,巧妙躲過他的憤怒一砍,來到身側,抓住他拿到的手。

輕輕一拍,大刀掉落。

雙手抓住他的手臂,用力一扔,直接扔回彆墅內。

重重的砸在彆墅的水池裡。

但他在老婦人的操縱下,很快爬起來,身上的殺意不減,再次衝過來。

葉凡看了一眼苦苦躲避的洪慶,彎腰,左腿彎曲,奔騰而去,衝到禿鷲麵前。

伸手接住他的拳頭,另一隻手拍出一掌。

嘭!

直接將人拍飛,進入彆墅內。

洪慶心有餘悸,滿頭大汗,喘著粗氣,說道:

“葉醫生,這……他們兩人怎麼回事啊?”

葉凡快速回到剛纔的位置,破解陣法,說道:

“他們兩人被蠱蟲操控了心智,就像是行屍走肉,冇有自主意識,被人控製了。”

“啊……這……”洪慶大驚。

冇想到還有這麼不可思議的巫蠱之術,這相當於擁有了兩個超強戰兵,把敵人的力量化作自己的力量。

這還怎麼打!

葉凡看了他一眼,說道:

“更難纏的還在後麵,我看裡麵那個老婦人不簡單,在巫蠱界應該也算是個強者級彆,和她配合的道士也有點本事,如果我猜的冇錯,還會有更難纏的傢夥還冇出來。”

洪慶無法想象,禿鷲和王五已經夠難纏了,還有更難纏的?

葉凡繼續說道:“所以,為了保證我們的安全,我得先把這陣法給破了,不然會很麻煩。”

“找到了!”

咬破舌尖,伸出手指,沾上舌尖血,在眼前的一塊不起眼的石壁上畫出一個奇怪的符號。

嘴裡唸唸有詞,周圍的空氣似乎發生了某些變化。

“撕裂!”

一聲大喝,彷彿有什麼東西被撕開,但肉眼看不見。

“什麼?你……”老道士大驚,快速看過來,說道: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