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你居然知道我的陣眼所在,你……”

禿鷲和王五又殺到眼前,洪慶急忙迎上去,葉凡也順手迎戰,冇有了大刀的王五,隻能揮拳。

葉凡又不能將他打成重傷,拿出銀針,寒芒乍現,在他胸前快速紮下,順便躲避他的攻擊。

王五的意識恢複了一些,但還是有些難受,艱難的喊道:

“葉醫……”

“噓!”葉凡做了噓聲動作,身體繞到他的身後,一掌拍下去,將他整個人拍飛,重重的砸在地上。

快速衝過去,彎腰,抓住他背後的衣領,小聲說道:

“一會兒你就可以控製自己的身體,有自主意識,但我需要你繼續假裝被控製,趁機將人救出來,冇有顧忌,我們就可以放開了乾。”

“你不需要說話,點頭就行。”

王五機械的點了點頭。

葉凡一腳將他踢飛,再次踢進彆墅,又落在水池裡。

但很快又被“操控”站起來,殺出去。

“啊……”

洪慶身上帶傷,終究不敵被控製的禿鷲,被擊中一拳,骨頭斷裂聲傳來。

葉凡快速衝過去。

一掌將他拍飛,這次比較遠,砸進彆墅內院。

拉起洪慶,快速給他施針。

“咳……”

洪慶咳出一口血,麵色蒼白,快冇有力氣了。

“葉醫生,我拖累你了。”

葉凡看了看裡麵,說道:“哪裡的話,你不需要進去,你在外麵幫我破除陣法,我已經知道他的陣法佈置的陣眼在何處了。”

“你知道太極八卦的卦位嗎?”

葉凡給洪慶施針,詢問,老道士的陣法是按照八卦為基礎,利用這裡的山勢便利佈下的陣法。

分彆有八個陣眼,處在八個卦位,隻要破除了陣眼,陣法便可破。

剛剛葉凡已經破了一個,陣法已經鬆動。

洪慶看了一下週圍,說道:“知道,但我不瞭解。”

“……”葉凡冇想到他居然不瞭解,說道:

“八卦有八個卦位,我剛纔破了坎位,你看到三點鐘方向的那個石頭冇?那是坤位,六點鐘方向的那個樹下是乾位,十二點鐘方向的那石頭下麵應該有東西……”

八卦卦位佈置有一定的規律,對於葉凡來說很容易找到,他修習的古法、陰陽之道離不開太極陰陽,八卦占卜。

以最快的語速告知洪慶需要破壞的地方。

從外麵破壞,不會受到乾擾,身處陣法之外,不會被陣法所壓製。

洪慶聽著他說清楚八個卦位,記在心中,說道:

“那我要如何破壞呢?我不懂道法!”

王五快要殺到眼前來了,葉凡看了一眼,說道:

“不需要道法,你直接暴力破壞就行。稍微再弱點,我就可以直接撕開整個陣法。”

陣法從內部是最好破壞的,隻是以洪慶這樣的實力,進去恐怕會凶多吉少,自己還要救人,顧不了他。

“好!”

“吼……”王五發出一聲怒吼,已經殺麵前,一拳呼嘯殺來,拳勢滔滔,直逼葉凡的臉頰。

葉凡眼眸一凝,伸出雙手,抓住他的手臂,其中一隻手劃向胸膛,輕輕一拍,啪一聲響,隨後用力一甩。

將王五甩到黑虎等人身邊,重重的在地地麵上。

黑虎等人都有些震驚。

這人的招式非常凶猛,就算是黑虎也怕,冇想到居然不是對手。

“這人怎麼如此變態啊?”黑虎不可思議的看著葉凡。

“哼!”老婦人冷哼一聲,眼眸變得陰冷,說道:

“就算如此,他隻要進來,我就讓他出不去,反正這兩個是他們自己的人,死了就死了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