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葉凡認真的點了點頭,站起來,得意的說道:

“冇錯,我就是楚明心的未婚夫,將來我們會舉辦一場盛世婚禮,邀請各界名流參加,胖子,你也可以參加。”

胖子一臉崇拜的看著他,說道:

“葉醫生,你太厲害了,居然是女神的未婚夫,金陵三朵金花中,楚明心的鐵粉是最多的,也是最忠誠的,你簡直就是我的偶像啊。”

突然,一個女子拿著一根長鞭,出現在門口,大聲吼道:

“沈浩波,你天天往這裡跑乾嘛?這是你家嗎?還不給我去飯館幫忙!”

胖子急忙拔腿就跑,彆看他胖,靈活得很,跑得比兔子還快。

旁邊的王晴眼色微微出神,伴隨著一點點失落感。

她拿什麼跟傾城絕豔的楚明心爭?

“姐,怎麼辦?林耀北不僅冇有毀了二狗,反而讓他更加出名了。現在整個金陵的人都知道你的未婚夫是個鄉巴佬了。”

楚明月很著急,看著手機,關於葉凡的訊息鋪天蓋地,全都是從直播間裡麵看到的,更是見證了葉凡戰勝賀宏盛的過程。

她急得跳腳,楚明心也很平靜,似乎在思索著什麼。

“這個葉凡確實出乎我的意料,隻是他卻不知道他現在纔是真正的惹大禍。”

楚明月有些懵,腦子跟不上,迫不及待的問道:

“姐姐,什麼意思?”

楚明心喝一口咖啡,看著窗外逐漸落下的夕陽,說道:

“賀宏盛是我們金陵的小神醫,師從賀城坤,葉凡在大眾麵前擊敗了他,賀家作為金陵的中醫世家,又豈會放過他,若不能扳回這局,賀家名譽如何保得住,明天會更加精彩。”

楚明月恍然,有些激動,道:

“姐姐,你的意思是說賀家的其他人會出手?賀家其他人的手段可不是蓋的,賀宏盛隻是年輕一輩裡比較有名氣的,其他長輩的醫術遠遠高於他。嘿嘿,明天我就去。”

楚明心揉了揉太陽穴,說道:

“小芸,明天你跟我出去,那個項目的談判已經到了關鍵點,必須儘快拿下,不能再拖了,我擔心夜長夢多。”

餘嘉芸點頭,說道:“好,那葉凡這邊還監視嗎?”

楚明心搖了搖頭,說道:

“我在他身上浪費太多時間了,惹到賀家,他註定在醫學界混不下去,不用再關注了。”

此刻的賀家。

賀宏盛回到家中,還未請罪,家中三位長輩已經坐在大堂等候他歸來。

三位長輩坐在高堂之上,個個表情嚴肅,拉著一張長臉,特彆是坐在左邊的那位中年男子,更是怒火表現在臉上。

“你還知道回來!”

賀宏盛踏進大堂的第一步,坐在中間的中年男子就發話,聲音洪亮,響徹整個大堂,其他人都不敢說話。

他往前走幾步,客氣的說道:

“爸爸,大伯,三叔,你們都知道了?”

說話的人正是他的爸爸賀德雲,雙眼直勾勾的盯著他,大聲說道:

“不僅我們知道,整個金陵的人都知道你敗給一個鄉下村醫,現在這個社會輿論都在質疑我們賀家的醫術。”

“我跟你說多少遍了,做任何事情之前,都要動腦子想想,一切以大局為重,叫你不要跟那些紈絝子弟混,你就是不聽。”

賀宏盛看著爸爸,說道:“爸,我是被脅迫的,其實我也知道病人的情況,我也……”

“還狡辯!”

坐在左邊的大伯開口訓喝,手中的茶杯重重的放在桌子上,說道:

“不愛惜羽毛,故意誤診,誰會信?彆人在乎的隻是結果,還自己承認了,愚蠢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