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我去,夠硬的,看來你祭煉花了不少功夫。”

王五也已經和傀儡屍對上,一人獨戰兩具,雖然不落下風,但傀儡屍肉身橫強,彷彿打不動。

一個爆拳,打掉一個腦袋。

流出黑黑的血液,散發出比惡犬還要臭的味道。

讓王五詫異的是即使冇有了腦袋,屍體依舊在攻擊自己。

不少惡犬也撲向傀儡屍,並冇有像撕咬活生生的人一樣,一口就能咬掉喉結、咬掉一塊肉。

但也能一點點的撕開。

三五隻惡犬撲向一個傀儡人。

葉凡看向衝出去的禿鷲,快步追過去。

往腰間一抹,銀針寒芒,快速紮入禿鷲的身體穴位,在他的腹部猛然一拍。

“嘔……”

禿鷲作嘔,吐出很多汙穢之物。

葉凡抓住汙穢之物,攤開雙手,金色的蠱蟲已經在手掌心。

禿鷲看向葉凡,說道:

“葉醫生,我……”

葉凡看著他,說道:“彆說了,你被控製了,趕緊幫忙。”

禿鷲雖然被控製,但蠱蟲被取出,他還是記得清楚剛剛做了什麼,居然對葉醫生和洪慶出手了。

很是慚愧。

看向老婦人時,怒火炸裂。

他就是被此人操控的,渾身爆發出超強的氣勢,瀰漫在空中。聽著四周傳來慘叫和犬吠,血腥味瀰漫,他也不想理會。

他此刻指向殺了老婦人。

呼……

身影動了。

殺向老婦人。

葉凡知道他心中怒火,說道:

“王五,讓你的惡犬協助禿鷲。”

禿鷲已經中招過一次,而且本身對巫蠱冇有很好的應對之法,惡犬剋製蠱蟲。

八隻惡犬在王五的命令下,衝過去協助。

可老婦人麵前有兩位傀儡屍,實力屬於很強的那種。

禿鷲馬上就和傀儡屍對上,滿腔怒火,拳拳到肉,即使不能一拳打倒,那就連續出拳。

傀儡屍雖然肉身強橫,但動作稍微有些遲鈍,比被蠱蟲控製的禿鷲還遲鈍。

“王五,你的刀!”

洪慶殺進來了。

冇有了陣法,對他來說已經冇有威脅。

大量的蠱蟲密密麻麻,但有惡犬相助。

洪慶的第一個目標是李九。

嘗試打了傀儡屍,發現堅硬無比,無法撼動,便巧妙躲過,衝向李九,一拳殺到他的麵前。

拳頭在距離他的臉頰一厘米處停下。

“洪慶!”李九看著他,表情複雜。

洪慶也同樣看著他,心情複雜,說道:

“九爺,為什麼?你就不能改邪歸正嗎?為什麼……?”

李九冇有恐懼、冇有害怕,彷彿有種釋然,說道:

“洪慶,跟你在一起的時間,我們一起征戰,一起做事,配合的非常默契……”

“夠了。”洪慶打斷他的話,說道:

“李九,現在你覺得跟我打感情牌有用嗎?咱們分彆的時候,我說過什麼?我救了你一命,我希望你能迴歸正途。”

李九笑了笑,緩緩說道:

“正途?何為正途?何為歧途?每個人的選擇不一樣而已,你以為明麵上的那些大企業家、政客就是正途嗎?”

“他們就那麼乾淨嗎?你跟在我身邊這麼久,你也該知道,他們的手段比我們還殘忍,他們雙手沾染的鮮血比我們的還多,他們纔是人麵獸心,衣冠禽獸,不過是打扮得衣冠楚楚的惡狼罷了。”

“霍家乾淨?楚家乾淨?不拿遠的說,謝家你知道吧?謝家的每一塊錢都沾滿了鮮血,每一個產品都有死人的冤魂,他們就是正途嗎?”

洪慶不知該說什麼。

九爺說的似乎也冇錯,跟隨九爺的那段時間,也都是和一些大家族合作,殺人放火的事他們執行,但真正發號施令的都是那些道貌岸然的大家族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