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大家族在明麵上接受榮耀,備受百姓愛戴,而他們則生活在陰暗,被百姓憎恨和厭惡。

“九爺……”

他終究還是下不去手。

李九看著他,眼裡出現了慈性,彷彿一個父親看著自己的孩子,說道:

“洪慶,你動手吧,死在你手裡,我冇有任何怨言。”

洪慶收下拳頭,看著九爺好一會兒。

下不去手,轉身。

呯……

身後突然傳來槍聲。

洪慶快速轉身。

九爺自殺了!

“九爺……”

洪慶大聲嘶吼。

九爺一直以來對他不薄,如兄如父。

一聲槍響,李九應聲而倒。

太陽穴都被打穿了,血窟流血不止。幾乎所有人都看過來。

看著九爺的屍體倒下,嘴角似乎還掛著淡淡的笑容。

洪慶嘶吼呐喊,看著九爺的屍體轟然倒在地上。

“吼!”

一具傀儡屍撲過來,就要將洪慶擊飛。

嘶啦!

王五一刀怒砍,將這傀儡屍切成兩半,黑血流淌,躺在地麵上,還有種想要站起來的掙紮,可惜一條腿站不穩。

“洪慶,你乾嘛呢,不想活了?”王五大聲訓斥。

傀儡屍皮肉堅硬,一般拳頭劈不開,他的大刀可不是一般材質的刀,隨著退役鎮國使,一同帶回來的,乃是玄鐵鐵精打造而成。

力道足夠大,是可以將這些傀儡屍劈成兩半的。

洪慶在他的嗬斥中驚醒歸來,看著地上九爺的屍體,眼眶泛紅,轉身看向傀儡屍,殺過去。

整個戰場一片混亂。

惡犬普食蠱蟲,撕咬人類,撕咬傀儡屍。

禿鷲的目標是老婦人,卻被傀儡屍死死擋住去路,還有蠱蟲也圍著他轉,伺機咬他。

好在惡犬相助,冇有蠱蟲能夠靠近。

葉凡一拳拳打在傀儡屍上,拳勢驚駭,能夠聽到傀儡屍的體內傳來筋骨斷裂的聲音。

有些傀儡屍是可以一拳擊穿,但有些隻是凹陷進去而已。

身影快速移動,轉移到一具傀儡屍身後哦,抓住牠的手腕往後掰扯,哢嚓聲不斷傳來。

試圖診脈,卻發現早已是死脈,一縷真氣灌入屍體內部,順著已經死了的經脈遊走。

經脈已死,雖然有點艱難,但還是可以遊走。

尋求破綻。

“找到了!”

葉凡嘴角一揚。

傀儡屍不斷破土而出,越來越多,而且不好對付,如果不能找出致命弱點,將會是一場苦戰。

經過檢測,這些傀儡屍體內有不少蠱中,傀儡屍的行動,出招都是屬於生前的本能招式,不過是被蠱蟲再次驅使。

蠱蟲盤踞的位置是丹田。

一個人修行最主要的力量爆發、行動組織都源自丹田,隻有操控這裡才能徹底操控一具屍體。

祭煉時,丹田部位處於留白,蠱蟲在身體內還需要進食,如果丹田的皮膚不能像其他部位的皮膚那麼堅硬。

這纔會有致命弱點。

用力一拉,眼前的傀儡屍猛然轉身麵對他。

葉凡出拳,對準丹田,一拳轟擊下去。

嘭!

凹陷一大塊,肚臍流出大量的黑血,奇臭無比。

丹田依然被震碎。

傀儡屍雖然看起來隻是凹陷一塊,和之前攻擊的一樣。

可這具傀儡屍倒下了。

轟然倒下,冇有再站起來。

葉凡嘴角一揚,說道:

“果然冇錯,蠱蟲始終是需要餵食的。”

看向禿鷲那邊,大聲喊道:

“這些傀儡的弱點是丹田,震碎丹田裡的蠱蟲,屍體就會失去控製。”

話音剛落!

旁邊轟然響起一聲巨響。

洪慶一拳打在傀儡屍的丹田處,稍微凹陷下去一點,可傀儡屍也倒下了,不能再站起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