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就算我現在推著明凡集團坐上第一的位置,恐怕也是不好做。”

葉凡對於管理企業,商業方麵的東西不是很懂。

不過張長健說的似乎也有理。

張長健繼續說道:“葉醫生,我向你保證,給我五年時間,五年之後,明凡集團就是濱江省最大的企業,在許家之上,明凡集團需要時間去沉澱,去紮根。”

葉凡想了想,說道:“行吧,那就這麼辦。”

他雖然不懂商業,但聽霍天南和老婆說過,濱江省是打開南方市場的關鍵,如果在這裡有絕對的地位,南方市場就唾手可得。

等他個五年也不是不可以。

張長健滿意的點了點頭,說道:

“葉醫生,其實在江南省那邊的情況,如果你有需要,我也是可以幫忙的,謝家的事解決了,我就隸屬中央,任何省份的事都可以說上話。”

“以後用得著我的地方,你說一聲。”

葉凡看著他好一會兒。

這種政界老江湖,絕對不會這麼好心幫自己,肯定是有利可圖纔會這麼做的。

以後肯定也是要幫助他做其他事,算是利益叫喚。

“張部長,你的人在哪裡接應,我今天把潘燁誠弄出來。”

張長健笑了笑。

葉醫生答應了。

他作為政界人物,很多是不方便做,但葉醫生可以。

他瞭解過葉醫生殺儘黑虎彆墅的過程,巫蠱之術、道法之術、武力值等等都是絕佳的。

以後肯定有用得著的地方。

“我給你發個地址,你到時候送去就有人接應你了。”

“禿鷲,你幫我把風。”

葉凡和禿鷲走進醫院,聞著醫院的藥味,觀察周圍的人群。

很快來到潘燁誠病房附近,看到有兩個人守在病房門口,帶上口罩,走過去。

“乾什麼的?”

門口的人攔住。

葉凡看了他們一眼,身影快速移動,寒芒乍現,拍向兩人。

兩人直接癱軟下來。

葉凡拉進病房,將門反鎖。

躺在病床上的潘燁誠看到這一幕,有些驚愕和警惕的看著他。

葉凡摘下口罩,說道:

“趕緊起來,我帶你出去。”

“瘟疫災區的神醫葉凡?”潘燁誠看著他,驚訝了。

他給張部長的人回話,冇想到來救他的人居然是葉凡。

他掌管桃花村的實驗室,把控瘟疫的進展,對葉凡自然是瞭解的。

從病床上爬起來,依舊保持警惕,說道:

“是張部長讓你來的?”

葉凡冇想到他會認識自己,說道:

“不然你以為呢?趕緊跟我走。”

潘燁誠將床頭的攝像頭掰下來,說道:

“這是謝家的監視我的,我們已經被髮現了。”

葉凡直接無語。

冇想到居然在這兒安裝攝像頭,說道:

“還不快走。”

兩人快速走出病房。

剛出醫院大門,十二個人已經圍過來。

“潘總,你想跑?”

帶頭的人冷笑,看著葉凡和潘燁誠。

葉凡很隨意的說道:“禿鷲,這幾個人交給你了,我先走了。”

禿鷲上前,眼眸淩厲,氣場全開,無形中的一股大勢碾壓而下,這十二個人終於注意到此人。

這種磅礴的威壓,讓他們不得不警惕起來。

“上!”

警惕歸警惕,還是要殺上去的。

禿鷲迎上去。

葉凡並未理會,帶著潘燁誠就走。

直接上車。

“你那朋友撐得住嗎?”潘燁誠回頭看了一眼。

葉凡一腳踩油門,呼嘯而去,說道:

“這不是你該擔心的。”

看向後視鏡,有車追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