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整個廣場有很多保衛人員維護,直接將葉凡等人攔截在外,持有邀請函才能進去。

“進不去,咋辦?”餘嘉芸看向葉凡。

葉凡看著每隔一米就會有一個安保人員,確實不好進去,說道:

“被邀請的都是些什麼人?”

餘嘉芸說道:“我打聽過了,之前很多家族都被端了,然後很快市場被其他小的本土企業占領,快速崛起,還有其他省份的企業過來搶占,就像我們的明凡集團,但凡在濱江省有點地位的家族都被邀請,除了我們明凡集團、許家。”

葉凡思索了一會兒,拿出手機,說道:

“我要報警!”

“報警?不合適!”餘嘉芸攔住他,說道:

“我有辦法了,不過你要保護好我。”

葉凡看著她,說道:“義不容辭!”

餘嘉芸開始打電話。

葉凡看向裡麵密密麻麻的人,似乎看到一些也不算是企業家族的人,就是普通的老百姓,居然也有邀請函進去了。

整個現場彙聚了上萬人之多。

這些都是新晉家族以及外來家族,對於謝家之前的事情並不知情,但知道濱江省剛剛出現了巨大的動盪。

而謝家能在動盪中屹立不倒,他們更加相信謝家有過人之處。

隨著謝家人的演講,上萬人都有些沸騰了。

情緒高漲,時不時傳來歡呼。

好一會兒,餘嘉芸回到葉凡身邊,說道:

“安排好了,等著吧!”

等待的時間,葉凡覺得有點無聊。

注視著裡麵的人群,居然看達到了熟人。

江南省李家有人在裡麵,是李伯岩之子李明輝,還有李伯仲的女兒李明珠。

這兩人得出現出乎他的意料。

十幾分鐘後。

來了幾個人,提著箱子過來。

“這是啥?”葉凡不解的問道。

“這裡裝的是無人機和一些謝家犯罪的證據。”餘嘉芸看著來人,說道:

“趕緊行動吧,注意撒勻點。”

蓬鬆的頭髮,格子衫,牛仔褲男子拿出無人機,熟練的安裝羽翼,安裝好箱子。

無人機飛上去了。

很快來到萬人上空。

隨後箱子被打開,一下子箱子裡的紙張飄落而下,落在眾人身上。

頓時引起躁動。

議論聲喋喋不休,怒火逐漸瀰漫。

“這……這是真的嗎?謝家這個生命之液其實就是給人下蠱?”

“所以這麼神奇的功效都是在提前透支我們的生命嗎?這不是草芥人命嗎?太可怕了。”

“謝家真的做了這樣的事嗎?打算在成千上萬的客戶身上種蠱,操縱客戶的死活嗎?”

“簡直喪心病狂,這種新品釋出會有啥好期待的,走!”

“我們也走,怪不得之前謝家的合作夥伴都被抓了,看來是有原因的。”

……

一下子很多人憤怒想要離開。

安保人員在謝家眾人的號召下,急忙衝進去收回那些紙張。

“豈有豈理,簡直胡說八道。”站在舞台上慷慨激昂的謝誌峰憤怒,看向下方躁動的眾人,提高聲音,說道:

“大家安靜,安靜,這些都是胡說八道,我謝家產品怎麼可能會害人,都是彆有用心的人捏造的。”

嗖!

一道身影從他的麵前掠過,搶過他的話筒,發出聲音:

“是不是真的,現場驗證就知道了。”

謝誌峰看著眼前之人,咬牙切齒,指著他,怒道:

“葉凡,你怎麼進來的?”

葉凡看著他,說道:“你們的保安忙著搶彆人的東西,我就走進來了。”

“來人,快來人!”謝誌峰急忙大喊,道: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