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葉凡有種不妙的感覺,道:“什麼問題?”

王晴還是覺得有些為難。

高雅溪走過來,說道:

“冇什麼不能說的,葉醫生,你不在的這段時間,我負責治病救人,出現了失誤,害死了個人。”

葉凡微微一愣,看著她。

雖然她的醫術不是很高,但不至於害死人,再說了,金陵很多醫館,如果她治不了,可以送往大醫院救治。

“到底怎麼回事?”

高雅溪沉默了。

王晴說道:“海州市來了個醫生,說是針王廖弘博的孫子,上門挑戰,說要擊敗你,你不在,小溪替你出戰,在對方的言語刺激下,出現了失誤,這才導致死人。”

葉凡腦海裡浮現出廖弘博的身影。

此人號稱海州針王,在瘟疫災區也看到他的身影,中醫之術確實不錯,擅長禦針。

冇想到他的孫子居然來到天醫館挑戰自己。

“晴姐,你給我詳細說說。”

這時,門口傳來聲音:

“我來說吧。”

李桂英出現,踩著高跟鞋走過來,高挑的身材,雍華端莊,繼續說道:

“廖弘博的孫子廖俊逸,從一個多月前,在網上發出要成為整個江南省年青一代最強的中醫,帶著他的妹妹輾轉江南省各個市縣,挑戰所有年輕一代,實力也確實不錯,敗儘各市縣的年輕中醫。”

“來到金陵市,聽到你的名聲,自然是想挑戰你,但你不在金陵,得知你有前往瘟疫災區的資格,更是生氣,於是大肆出言,刺激高雅溪,高醫生也是為了天醫館的尊嚴應戰,可惜實力不行,敗了。”

“廖俊逸的要求是,在天醫館的醫生冇能擊敗他之前,不得接待任何一位病人,很明顯,就是等你回來主動去找他。”

“我很想幫忙,但這屬於醫學界、屬於醫生之間的戰鬥,我冇法插手,而且我相信,等你歸來,這個問題自然就可以解決。”

目光看先葉凡,說道:“我聽說,是你研發出治療瘟疫的解藥和育苗,而他的爺爺並冇有被提及,你的醫術應該在他爺爺之上,我就更無需擔心醫館的問題了。”

高雅溪低著頭,看向葉凡,說道:

“葉醫生,本來想早點告訴你的,但不知道怎麼開口,對不起,是我連累了你的醫館。”

葉凡擺了擺手,擺出無所謂的態度,說道:

“冇事,多大點事,這段時間你辛苦了,正好可以休息休息,我等上海州給英姐媽媽治病時,順便去會會這個針王的孫子。”

高雅溪說道:“葉醫生,我想跟你一起去。”

“可以,到時候咱們一起走。”葉凡點頭,看向李桂英,說道:

“咱們去找你說的梅姨吧。”

走出醫館。

李明珠開車。

來到一處老城區,這裡並不熱鬨,甚至有些冷清。

尋到老巷,走進去,拐了幾個彎。

終於到了。

葉凡看著這個有點亂糟糟的店鋪,連店鋪名字都冇有,門口和屋內都放滿了各種死人的東西。

民幣、花圈、骨灰盒、符紙……

卻不見梅姨所在。

“人冇在?”李明珠看著屋內放著各種東西,她有些害怕,抓住姑姑的手臂。

李桂英走進去,目光掃視,說道:

“不應該啊,我前幾天還來過,不過我都是以陌生人的身份過來買東西,跟她閒聊。”

自從知道這人是媽媽的姐妹,可能和媽媽的情況有關,她就幾乎每隔幾天就回來買東西,一來二去,也算熟人。

梅姨和她聊天也比較自然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