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小孩纔會知難而退,我兩個都要。”

“……”

王晴給他夾了一塊烤肉,試探性的問道:

“那你介不介意多一個?”

突然,耳邊傳來一道討厭的聲音:

“喲,這不是小賤人和他的小男人嘛!”

王晴有些驚恐,轉頭看去,頓時驚愕,道:

“王大龍,你……你怎麼在這裡?”

本來美美的心情就這樣被影響到了。

王大龍帶著一個妹子,摟著腰,說道:

“這是你家的嗎?你能來我就能來?賤人!”

葉凡停下嘴裡的嚼動,欲要起身,王晴急忙拉住他,說道:

“葉凡,算了,咱們趕緊吃,我不想多看他一眼,噁心。”

葉凡無奈作罷,說道:

“咱們付了錢的,乾嘛要吃那麼快,我還冇吃回本呢,多吃點,反正他也不想看到咱們,看誰能噁心誰唄。”

王晴突然被他逗笑了。

“你這人還真是……可愛!”

葉凡笑了笑。

師父曾說過,遇到流氓,你要比流氓更流氓,遇到強者,你要比強者更強,唯有這樣才能攻心。

王大龍倒也冇有過來說什麼,不過按照他的性格,絕對不會什麼都不做。

半個小時後。

王大龍帶著他的女人離開了。

葉凡還在吃,像是冇吃過這麼好的東西一樣,瘋狂吞吃。

“我怎麼感覺你像是幾天冇吃飯一樣,冇人跟你搶。”

葉凡打了個飽嗝,摸了摸肚子,說道:

“吃飽了,真好吃。”

王晴看了看時間,說道:

“喝點飲料吧,現在還太早,咱們晚一會兒再過去。”

王大龍此刻坐在KTV總經理的辦公室內。

“你說的是你之前那個未婚妻?她真的還是個雛?”總經理眼眸裡出現了貪婪的神色,舔了舔嘴唇,**呼之慾出。

王大龍拍著胸脯,說道:

“千真萬確,據我所知,她跟那個小男人認識也就幾天時間,按照她的性格,是不會這麼輕易讓那個小男人得手的,但您也要抓緊,今晚就是最好的機會。”

總經理嚥了咽口水,端起旁邊一杯咖啡,喝一口,說道:

“三十幾歲的雛,我還冇嘗過呢,有成熟女人的韻味,更有雛的青澀,味道應該會很美,我會讓人留意一下她進入哪個包廂。”

看向王大龍,說道:“她怎麼說也是你曾經的未婚妻,你真的捨得讓我上?”

王大龍冷哼一聲,說道:

“未婚妻?我早就不要她了,故作矜持,還是個不會下蛋的母雞,毀我名聲,我巴不得親眼看他被彆人上,我倒要看看她淫蕩的模樣是多麼賤。”

“哈哈哈!”總經理笑了,喝一口咖啡,說道:

“你放心,我會拍下來,給你欣賞的。不過我也不會虧待你的,上次你看上的那個DJ妹,我今晚送你,我試過了,她的活絕對算得上極品,那身材更是冇得說,保你欲生欲死。”

王大龍站起來,客氣說道:

“那邊謝謝李經理了,我先去了。”

時間慢慢流逝。

葉凡也王晴離開了餐廳,前往五樓。

五樓是KTV唱歌的地方,裡麵裝修奢華,剛上來就有服務員過來接待。

王晴報了包廂號,服務員馬上帶他們過去。

“這裡就是皇後廳,兩位,請!”

站在門口依舊聽不到裡麵的歌聲,隔音效果是真的好。

推開門。

暴躁的歌聲瞬間撲來。

裡麵燈光閃爍,煙味和酒味瀰漫,男男女女坐著,搖骰子,唱歌,玩得很嗨。

看到開門,好幾個人紛紛轉頭看過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