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葉凡看向羅芳華,她點了點頭,這才說道:

“就算我不給你麵子,我也要給華姐麵子啊。隻是我有個疑問,如果隻是治病救人,海州是我們江南省的省會,應該有很多名醫,不至於讓你跑到金陵來找我纔對啊。”

金玉桃說道:“我家人的病並非普通生病,我找了很多醫生,都冇有辦法,所以我才更斷定就是人為的。”

“羅姐姐說你有很大可能,所以我一直在等你回來,連羅永朝這種奇怪的病,你都治好,我相信你一定可以治好我的家人。”

羅芳華看向葉凡,說道:

“高良和董建國去看過了,說是有點類似於李家那位的情況,不過不夠明顯,恐怕也隻有你才能治了。”

葉凡微微一愣。

又是道法嗎?

突然想起什麼,說道:“華姐,你對海州市鄭家瞭解嗎?”

羅芳華說道:“鄭家是海州市排名第二的家族,也可以說是整個江南省排名第二,僅次於徐家,實力很強,李家都不及。你不會惹上了吧?”

葉凡苦笑。

羅芳華就知道壞了,道:“你還真惹上了?鄭家位居第二,但很怪,連排名第一的徐家都不敢輕易招惹,你怎麼就……”

葉凡苦笑搖頭,說道:“我也不想,之前我殺了那個王道長,據說和鄭家關係很不錯,現在王道長的師門已經派人到江南省,目前正住在鄭家呢,估計過幾天會到金陵找我。”

羅芳華頓時驚愕,道:“天師府來人了?”

“你知道天師府?”葉凡有些詫異。

天師府屬於修道之所,一般人應該不知道它的存在纔對呀,像這種地方應該都是避世的。

羅芳華看著他驚訝的表情,說道:

“乾嘛這麼驚訝,龍虎山是我國旅遊景點,我知道很正常啊,很多人都知道的,龍虎山有個道觀叫天師府,很多人都會去那邊請道士做法事。”

“……”葉凡直接不知道該說什麼。

感覺兩人說話不在一個頻道上,對方所說的似乎跟自己所說的不一樣,不知道為啥理解上會出現這種不同的認知。

隻能去看看才知道了。

其實兩人的認知都冇有錯,隻是羅芳華所知道的隻是表象而已。

葉凡看了看金玉桃,說道:

“我幫你救人冇問題,但你們金家的承諾要兌現,你剛剛所說的要兌現。”

金玉桃急忙點頭,道:“隻要你能救人,我金玉桃說話算數。”

葉凡看向羅芳華,說道:

“你跟金家很熟?”

羅芳華說道:“有些合作,不過我和金小姐比較熟,有她的牽引,我認識不少海州的人,幫我不少,所以這次輪到我幫她了。”

“那就走吧!”

羅芳華孩子還小,不方便離開。

葉凡和金玉桃前往海州金家。

雖然屬於三流家族,但對於下麵市縣來說也算是個龐大的家族,不敢輕易招惹。

來到海州市第二人民醫院,住院部第二層全都是金家的人。

感覺這層已經被金家包下來了。

“葉醫生,這是我爸爸,這是我二叔,這位是說我大哥……”金玉桃給他一一介紹。

葉凡也是左耳進右耳出,他不需要知道患者是誰,隻需要知道病情就行。

正準備號脈時!

有一個護士走進來,大聲喊道:“住手!”

護士有些生氣,走過去,繼續說道:

“你是什麼人?你在做什麼?”

金玉桃看著護士,說道:“這位是我請來的醫生。”

護士打量葉凡,看到放在旁邊的銀針,說道: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