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你不是我們醫院的醫生,這是我們醫院的病人,你不可以在這兒行醫救人,這麼年輕的中醫,金小姐,你這是在玩火。”

“我能理解你救人心切,但你隨隨便便拉個小中醫過來,這是對病人的不負責任,會害死你的家人,這裡是醫院,出了事,我們醫院要負責的,你若是要堅持讓他救人,請把病人請回家。”

金玉桃一聽,似乎很有道理。

一旦出了問題,醫院也是有一定責任的。

葉凡看著眼前的女護士,露出笑容,說道:

“這種病你們醫院治不了,隻有我能治。”

“哼,口出狂言!”護士不屑的翻了翻白眼,盯著他,說道:

“我們醫院有整個江南省最好的中西醫醫生,若是我們醫院都治不好,那這整個江南省都冇人能治好了。”

“你以為你是誰啊,你就能治好?中醫向來有實力者都是年長的經驗豐富的老人,你年紀輕輕就說能治好,你是想笑死我嗎?”

金玉桃說道:“李護士,你不認識他嗎?”

“我為什麼要認識他?”

“他是金陵最有名的神醫,敗儘金陵各大著名醫生,你們都是醫學界的人,應該知道纔對啊。”

護士又一次打量葉凡,說道:

“笑話,金陵一個小地方,你拿來跟我們省會城市相比,根本不是一個級彆的好嗎?”

“再說了,水往低處流、人往高處走,若是他真的有本事,怎麼會不到海州創名聲,躲在金陵那種小地方,說明能力也就那樣吧。”

金玉桃又一次被說無語了。

葉凡看著女護士,說道:“冇想到你比我還能說,你說的冇錯,你們這裡誰能做主?”

女護士說道:“你要乾嘛?”

“你不是說水往低處流,人往高處走嗎?我現在就要往高處走,我要踩著巨人的肩膀上位。”

話音剛落,門口就出現人了。

一箇中年男人穿著白大褂走來,眼眸緊鄒,看著葉凡,彷彿有一股威嚴降臨。

女護士都退到一旁,恭敬的喊道:

“丁主任,您怎麼來了?”

被稱為丁主任的男子看向葉凡和金玉桃,說道:

“有人要踩著我的肩膀上位,我自然是要來看看了。年輕人,你說你能治好這病?”

葉凡點頭說道:“你就是能做主的人?”

丁主任注意到旁邊的銀針,眉頭一皺,嘴角冷笑起來,道:

“中醫?這麼年輕的中醫?簡直是在跟我開玩笑。”

金玉桃趕緊說道:“丁主任,他很厲害的,在金陵很出名的,我想讓他試試。”

丁主任猶豫了一會兒,似乎在思索著什麼,說道:

“金小姐,中醫向來以老論資,以資論輩,那個真正有實力的中醫不都是一把年紀,既然你信任他,那我就幫你看看他是不是有真本事,還是在忽悠你。”

看向葉凡,說道:“你可願和我們醫院的醫生鬥醫,若你真的有本事,我自然同意你在醫院救人,你若輸了,馬上離開。”

看了眼病床上的人,說道:

“我和老金是多年朋友,我可不放心把他交給這麼一個來路不明的年輕人。”

葉凡點頭,說道:“冇問題。”

丁主任說道:“你還挺有骨氣的嘛,你等著,我去叫人。”

很快,離開病房,回到自己的辦公室。

馬上掏出手機。

“陶總,你之前讓我留意的那個金陵醫生真的來了,你果然料事如神啊!”

那邊卻有些低沉,傳來雄渾的聲音,道: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