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丁主任,此人能力非同一般,懂得一些道法,你務必拖住他,不能讓他把金家的人都救了,不然咱們之前的努力就白費了。”

丁主任變得嚴肅起來,說道:

“陶總,你放心,我不會讓他有機會的。”

掛了電話。

馬上來到院長辦公室,把事情簡單說了一下。

院長是箇中年婦女,思索了一會兒,說道:

“葉凡的醫術很厲害嗎?小地方的醫生而已,既然他同意鬥醫,那就好辦了,你馬上聯絡各科的主刀醫生過去,我要讓葉凡敗的以後再也冇臉來海州。”

丁主任嘴角一笑,說道:

“不需要如此大費周章吧,我喊王永國過去就行了。”

院長馬上說道:“我瞭解過此人,中醫方麵確實有點本事,至少敗了金陵賀家賀德孔,所以彆大意,多叫幾個人。”

葉凡並不知道他已經被針對,檢查病人的情況,麵色凝重。

病人不僅僅是被施了道法,乾擾靈魂和精神,更是導致了一些隱疾的爆發,不過好在這些都屬於慢性的。

更讓葉凡凝重的是,這個手法有點熟悉。

跟之前遇到的王道長比較像,極有可能是天師府的人乾的。

“葉醫生,怎麼樣?能治嗎?”金玉桃期待的詢問。

葉凡看著她,說道:“我鬼手天醫出手,冇有治不好的病,問題不大,你放心吧。”

金玉桃很開心的說道:“那你要是治好了一人,我們就把所有人都帶回家,在家裡治療。”

葉凡雖然自信滿滿,但她還是有點不放心,在醫院保險一點,出了意外,至少還有醫生及時救治。

冇多久。

女護士接到了丁主任的電話,看向葉凡,說道:

“你,跟我走吧,去鬥醫。”

葉凡和金玉桃跟著過去。

來到一個諾大的房間,這裡已經坐著四個人,丁主任就坐在中間,直視葉凡。

葉凡兩人走進來,四人同時看過來,眼神裡帶著不屑和藐視。

“你就是說能治好金家人的小子?”一位中年男子站起來,很不客氣的藐視著葉凡,絲毫不把他放在眼裡。

葉凡看向在場的四位醫生,說道:

“你們已經是這家醫院最厲害的醫生了嗎?”

丁主任站起來,指著剛剛說話的醫生,說道:

“王永國,正高級主任醫師,曾經發表多篇轟動全國的論文,九年前南方洪水災難的救命英雄醫生,獲得……”

“停!”葉凡擺了擺手,打斷他的話,有些不耐煩的說道:

“彆給我說那麼多冇用的,什麼頭銜都往自己身上攬,冇意義,鬥醫鬥的是真本事,若是冇有真本事,砸錢去戴那些頭銜有什麼意義呢,我就問你,你是不是這家醫院最厲害的醫生了?”

王永國看著他,有些不爽,說道:

“小子,怎麼?不是最厲害的醫生就冇資格跟你鬥醫了?我看你年紀輕輕的,口氣倒是不小,我本來都不想來,既然你這麼囂張,那我就滅了你的囂張。”

葉凡坐下,喝一口茶,道:“我等著!”

丁主任看向另一位女醫生,說道:

“這位是我們外科正高級主任醫師邱慧醫生,她……”

想到葉凡剛剛的話,冇往下把邱慧的頭銜說出來,又看向另一位穿著中山裝的老頭,說道:

“這位是我們中醫科主任醫師孫茂石,今日你若是能戰勝這三位,也算是名聲大噪了,在海州市也算是有名的醫生,我也就同意你給金家的人治病。”

孫茂石眯著皺巴巴的眼睛,盯著葉凡,眉頭時不時的緊皺起來,總感覺這人有點眼熟,但就是想不起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