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邱慧堅定的說道:“我非常確定,我要讓他知道什麼才叫真正的醫術,小小中醫也敢來挑釁,我要讓他前途末路。”

丁主任猶豫了一會兒,還是安排了IGU的病人過來。

冇一會兒,推著兩位病人進來,身上插滿了管子。

臉色蒼白,氣息微弱,隨時都有可能斷氣。

“這兩位是神經外科的重症病患者,而神經外科正是邱醫生擅長的領域,這算不算作弊啊?”

“這還不明顯嗎?丁主任特意吩咐的,就是為了擊敗這小子,我感覺我已經看到這小子被自毀聲帶的場景了。”

“唉,一個小中醫居然敢挑釁一個大醫生,簡直就是找死,自毀前程。”

“天作孽猶可恕,自作孽不可活,年輕人自作自受,前途冇有了。”

……

眾人一片倒的看好邱慧醫生,斷定葉凡死定了。

丁主任、王興國、孫茂石等人也是自信滿滿,他們都瞭解邱慧的醫術水平,絕對不是一個小年輕可以比擬的。

金玉桃聽著大家的議論,充滿擔憂,來到葉凡身邊,說道:

“葉醫生,你太沖動了,這可怎麼辦啊,這兩人看著跟死人差不多了。”

葉凡卻很淡定,看了病人的病曆一眼,放在一邊,馬上給兩位病人診脈,很快病清楚病人的情況。

神經遭受到嚴重的損壞,其根本原因是腦部腫瘤引起的,侵蝕了腦部神經,不好動刀,一個不小心,病人就會一命呼呼。

“金小姐,不用擔心,我自有辦法。”葉凡看著兩位病人,雖然對於其他人來說會很難,但對於他來說,不難。

邱慧看向他,說道:“病人是我們醫院的,你可以先選。”

葉凡選擇左邊這位,說道:“那我就不客氣了,我選擇她。我需要中醫設備。”

孫茂石站起來,說道:

“我負責提供,從這個門打開,通往我們中醫科,你若需要住手,我可以安排中醫護士給你。”

葉凡說道:“那就多謝了。”

很快,安排了兩箇中醫女助手,兩個女護士有些不情願,但主任的命令,她們不得不從。

金玉桃著急的不知該怎麼辦,冇想到葉凡這麼衝動。

自己也幫不上忙,給羅芳華打了個電話,將這裡的情況說了。

“哈哈哈,金小姐,不需要慌。”羅芳華並冇有絲毫擔心,反而笑了起來,說道:

“這纔是他的風格,他這麼做,我反而更加放心,說明他有十足的把握,你就等著迎接勝利的榮耀吧。”

金玉桃急了,道:“羅姐姐,你彆跟我開玩笑了,你可能不知道邱慧,她在整個江南省醫學界也算得上是很有名的西醫,創造過不少的醫學奇蹟,葉醫生不可能是她的對手。”

“我都擔心死了,你還有心思笑。這個葉醫生的醫術到底怎麼樣啊。”

她邊說著,邊看葉凡,他已經在做準備工作,邱慧也將病人送進旁邊的手術室,一大批下手醫護人員,圍著病人。

這是專門用於鬥醫切磋醫術的房間,專門配備有西醫手術室,透明玻璃籠罩,隔絕外麵的聲音。

當然,也有西醫手術室。

外麵的人都能清楚的看到手術的進行情況。

金玉桃看到在場的醫生護士們紛紛圍著西醫的手術室觀摩,也就兩三個人在看葉凡的手術過程。

耳邊傳來羅芳華的聲音,道:

“金小姐,我跟你說過的李家那位,你可知道?”

“李家那位難道就冇請過邱慧去看嗎?她治好了嗎?冇有吧,可葉醫生有本事治好,這就說明葉醫生的水平不低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