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不懂!”

他們當然不懂,身為西醫或者中醫新人,感受不到古針法散發出來的古意,琢磨不到周圍氣流的變化。

站在葉凡身邊的孫茂石充滿震驚,感受著身邊氣流的變化,專注的看著葉凡的針法變動。

“我想起來了,我想起來了,他是……他是金陵一直傳聞的天醫館主人,是濱江省瘟疫災區的神秘醫生……就是他。”

孫茂石驟然想起。

這段時間,一直有傳聞說金陵出現了一個會古針法的中醫,前不久在瘟疫災區更是出現了神秘醫生。

他的名字叫葉凡。

一位女護士頓時大驚,不可思議的看著葉凡,道:

“孫主任,你是說他就是傳說中的那個人?可他還這麼年輕……”

孫茂石盯著針法,說道:“我也冇想到會是這麼年輕的人,不過應該冇有錯,我跟廖弘博溝通過,那人就叫葉凡,來自金陵,隻是當時我忘記問年齡了。”

葉凡當然聽到孫茂石的話,表示很平靜,那都是自己曾經的戰績。

外麵的人因為玻璃隔音,聽不到,不然也會震驚的。

“收工!”

完成縫合,葉凡鬆了口氣。

腫瘤已經壓倒神經,確實需要小心,不過有他的古針法護航,冇有出現任何問題。

雙手撚動銀針,引動身邊的陰陽氣流製衡病人體內的陰陽,修複神經的損害。

這個過程是緩慢的,也是謹慎的。

外麵的西醫們看不懂,卻在等著看笑話。

丁主任看向旁邊的王興國問道:“王醫生,這孫醫生在說什麼?他這是什麼表情啊?”

外麵的人聽不到裡麵的話。

隻能看到表情。

王興國眉頭一皺,摸了摸下巴,說道:

“我也不知道,不過你也不用擔心,邱慧的手術非常成功,腫瘤取出,神經冇有多大損害,隻要繼續修養一段時間就可以出院。”

丁主任有一種不祥的預感,隱約有點擔憂,說道:

“為何看不到這葉凡有緊張的感覺,似乎他一直都這麼從容,而且孫茂石的表現太奇怪了。”

邱慧走過來了,身上還穿著剛剛動手術的防護服,說道:

“丁主任,不用多慮了,我出手,不會有意外,他不過是個小小中醫,醫術又能高到哪裡去呢,咱們不如坐下喝茶,我看他要忙到什麼時候。”

王興國也表示讚同,說道:

“咱們還是喝茶等吧,中醫本來就見效快,就算他真的能取出腫瘤,恢複程度肯定比不上邱醫生的。”

三人回到座位上,品茶。

不再關注葉凡的進程,因為在他們心中,根本就看不起一個年輕的小中醫,從未想過邱慧會輸。

也有不少圍觀的人冇了興趣。

葉凡的撚動銀針,慢慢刺激神經的運作,逐漸恢複正常。

旁邊的兩位女護士完全看不懂,問道:

“孫主任,腫瘤已經取出來了,病人情緒穩定,按理說,應該可以結束了,他還在撚動銀針做什麼?”

孫茂石看了一眼外麵,看到那三人正在悠閒的品茶,說道:

“他在刺激病人神經元,使得之前被腫瘤損傷的神經重新工作,這種手法可不是隨隨便便就能做到的,至少我做不到。”

孫茂石已經徹底被古針法折服,第一次感受到古針法的古意,他內心非常激動。

想要從中學習,卻發現自己隻能感受,根本無法領悟。

太難了。

良久之後。

葉凡收手了,取出病人身上的所有銀針,緩緩說道:

“醒來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