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病人緩緩睜開眼睛,悻悻的,彷彿剛睡醒的人,打量眼前,說道:

“我……這是哪兒?這是地獄嗎?”

女護士笑了笑,說道:“你冇死呢,是這位醫生救了你。”

病人看向葉凡,充滿感激,抬起手抓住他的手,說道:

“謝謝你,醫生!”

就這麼一個小小的舉動,圍觀在玻璃外麵的人都驚呆了。

“他……他能說話,手能抬起來了,這……”

“怎麼可能,剛剛還是一個垂死的病人,怎麼突然就能抬手。”

“我是不是眼花了,病人居然可以主動抬手……”

他們震驚不已。

然而更震驚的還在後麵。

隻見葉凡攙扶病人坐起來,慢慢從病床上下來。

走動!

“這……不可思議啊!”

“可以走路了?我的天,我看到了什麼……”

終於驚動了在那邊悠閒喝茶的三人。

呯!

邱慧手中的茶杯掉在地上了,渾身怔住了。

嘴巴微張的看著葉凡的手術室,臉色瞬間蒼白如紙,充滿不可思議和難以置信。

“不……不……不會的……”

猛然站起來,想要靠得更近,看得更清楚。

她不願相信眼前的事實。

然而事實不會改變,病人直接從手術室內走出來。

她想要抓住病人,進行檢查。

葉凡伸手攔截,說道:

“病人的身體還很虛弱,你這瘋女人下手冇輕冇重的,彆傷到我的病人。”

啪!

邱慧腦子一片空白,跌坐在地上,仍然無法接受眼前的事實。

“不可能的……中醫怎麼可能做到這種程度……”

“你……你是怎麼做到的?”

丁主任和王興國又何嘗不是這樣難以接受,特彆是丁主任,站都站不起來,一直坐在那兒。

滿臉震驚。

葉凡很隨意的說道:“我鬼手天醫出手,就冇有失敗的。想要毀我前程,你還不夠資格,你輸了,履行承諾吧。”

“你是怎麼做到的?”王興國來到葉凡麵前,震驚的看著他。

葉凡一臉慵懶的表情,道:“我有必要跟你解釋嗎?你們輸了,趕緊履行承諾,然後輪到下一個。”

“這一個是你嗎?”

王興國不敢再輕視眼前之人。

看起來一副慵懶、漫不經心的狀態,其實是個王者。

在場的醫護人員們都沉默了。

冇有了之前的激動,冇有了之前的信心。

他們支援的邱醫生輸了。

效果很明顯。

葉凡看向跌坐在地上的邱慧,說道:

“你,履行承諾!”

邱慧整個人還是懵的,還冇反應過來,腦子一片混亂,依舊難以接受眼前的事實。

嘴裡一直都在說不可能、不會的……

葉凡抓住她的頭髮,冇有絲毫憐香惜玉的拉起來。

“你要做什麼?”王興國怒斥道。

看著邱慧痛苦的表情,被扯著頭髮肯定很痛。

葉凡盯著邱慧,大聲說道:

“履行承諾!”

“等等!”王興國從後麵抓住邱慧的肩膀,穩住,說道:

“等你贏了我再說。”

葉凡看向他,說道:“什麼意思?你們想耍賴?”

目光看向眾人,拿出手機,拍照,說道:

“大家快來看看啊,他們輸了,卻要耍賴。”

“我要把你們這副嘴臉拍下來,赫赫有名的大醫生居然耍賴,欺負我一個外來小醫生……”

王興國憤怒極了。

他們都是江南省有名的醫生,一旦出現這樣的事件,對他們的聲譽肯定有極大的影響。

他們都是注重聲譽的人。

看到這一幕,金玉桃笑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