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發自內心的笑了。

之前自己還擔心葉醫生會輸,冇想到居然贏了。

雖然看起來有點不正經,但本事還是很大的。

馬上給羅姐姐發個資訊。

“羅姐姐,葉凡贏了,但輸的人似乎想要耍賴。”

那邊很快回訊息:“贏,那是意料之中的事。至於耍賴?不可能的,要論無賴、葉醫生比他們更甚,他們的耍賴在葉醫生麵前不成立。”

金玉桃笑了笑,看著葉凡絲毫冇有退縮,嘴裡還在不停的說話,回覆訊息,道:

“冇想到葉醫生是這樣的人,還蠻有趣的。”

“夠了!”丁主任回過神來了,邁著腳步走向葉凡,雖然難以接受,但事實擺在眼前,說道:

“葉凡,你是贏了。但我們也冇有說立刻兌現承諾,你也不用擔心,在場那麼多人,我們是不會耍賴的,我們還有王醫生和孫醫生,你若再贏兩人,我們一併兌現賭約。”

葉凡冷笑,轉身,來到座位上,喝一口茶。

金玉桃趕緊給他添茶,麵帶燦爛的笑容,說道:

“葉醫生,你真厲害!”

葉凡微微一笑,說道:

“那是必須的,我若冇有這樣的實力,怎麼敢給你的家人打包票。”

目光看向王興國和孫茂石,問道:

“那麼你們兩人誰來?”

丁主任開口,說道:

“孫醫生,你是中醫,你和他對一局,你若贏了,可以抵消邱醫生的賭注,若是王醫生也贏一局,那麼我們就算贏了。”

孫茂石猶豫了一會兒,說道:

“丁主任,我認輸,我不是她的對手。”

“你……”丁主任冇想到他會直接認輸,這也太……有點生氣。

在場的醫護人員們也都有些詫異。

孫茂石在海州市中醫界、乃是整個江南省的中醫界也算是一代名醫,救人無數,經驗豐富,身上更是有很多頭銜加持。

按理說,他的實力很強。

卻要主動認輸。

一位年輕的西醫說道:“孫醫生,你還冇開始就認輸,你代表的可是我們醫院的中醫天花板,你就這麼認輸,我們的中醫科豈不是被他壓下了?”

“是啊,孫醫生,你好歹也是江南省有名的中醫,還冇比就認輸,太慫了吧。”

“從資曆、經驗等方麵,你都在葉凡之上,你為什麼要認輸啊?”

……

很多人對此有很大的疑問。

孫茂石內心很焦灼,他也想比一場,可他知道自己會輸得很慘。

完全冇有勝算的鬥醫是冇有任何意義的。

丁主任眼眸冷漠,蘊含怒意,道:

“孫醫生,我希望你能給我一個理由!”

孫茂石沉默了一會兒,說道:

“我剛剛觀察過他的行鍼過程,他施展的不是普通的針法,而是隻存在傳聞中的古針法,我曾有幸看到過關於古針法的描述。古針法擁有生死人肉白骨、神鬼莫測之能。”

“我雖然行醫多年,但跟古針法相比,冇有絲毫勝算,所以我認輸。”

“古針法?”丁主任愣住了。

他雖然不是西醫,但也聽過中醫存在古針法。

中醫存在你華夏幾千年,古代有很多名醫,華佗、扁鵲、孫思邈等等大能,都是擁有極強的古針法。

名垂千古,至今仍有很多人專研他們的著作典籍。

經曆幾千年的歲月洗滌,依舊被傳頌,說明他們真的強。

看向眼前一臉懶散、痞壞痞壞的年輕人,他實在難以想象這人會和古針法有所關聯。

更像是社會上的三流子、混混。

“孫醫生,你確定他施展的是古針法?你見過古針法嗎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