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院長冇有說話,沉默了好一會兒,說道:

“我也問了賀家,關於葉凡的弱點,賀家也表示不知道,這人在金陵很出名,擊敗了年輕一代的中醫,連賀德孔都不是對手。”

“賀城坤呢?”丁主任問道。

院長說道:“這兩人冇有正麵對決過,具體不清楚。但絕對不能就這樣放任他。”

拿起桌上一杯茶,小品一口,說道:

“陶家把這個任務給我們,咱們不能有任何的閃失,陶家已經在想辦法吞噬金家的資產和市場,咱們都是得利者,如果我們做不好自己的職責,他們可是會怪罪下來的。”

陶家為了擊潰金家,製定了一係列的計劃,配合非常完美。

金家眾人突然病重,被送到醫院,醫院表示非常重視,安排丁主任親自管理,安排最好的醫生。

可現在依舊不減成效,病人完全屬於昏迷狀態。

金家眾人並不知道,醫院已經和陶家勾結在一起,他們想要醒來是不可能的了。

丁主任和金家家主還是好朋友。

利益麵前,友誼顯得多麼脆弱。

計劃是完美的,隻是突然殺出個葉凡,讓他們措手不及。

丁主任沉思了好一會兒,說道:

“我邀請海州其他醫生過來協助,我就不信這葉凡的醫術還能擊敗整個海州市的醫生。”

院長思索,有些擔心,說道:

“我們和陶家的事情,不能被外人知道。而葉凡之所以和我們醫院的醫生在這裡鬥醫是因為金家的人,如果其他醫生貿然參與進來,可能會存在一定的風險。”

丁主任說道:“院長,現在我不確定王興國能不能擊敗葉凡,但我又一種不安的預感。為了擊敗葉凡,我們必須要冒險。”

就在這時。

院長桌子上的座機響起,表情有些嚴肅的拿起來。

“陶總!”

“還冇有,這葉凡有點本事,再等等,我們已經在想辦法了。”

“好的,我知道了,一定不會讓葉凡出手的……”

掛了電話。

院長臉色有些難堪。

完美的計劃,現在他這個環節出現問題,一切責任就在他這兒。

咬了咬牙,說道:“你準備找誰?”

丁主任說道:“江南省被稱為中醫界針王的廖弘博,他的針法出神入化,曾經擊敗很多省份的中醫,正好葉凡也是中醫,那就來一場經常的中醫對決吧。”

院長點了點頭,說道:

“廖弘博確實強大,而且他也去瘟疫災區,應該對葉凡有所瞭解,中醫對中醫,總比西醫好,向來也冇有更好的人選了,你來安排吧。”

“好!”

丁主任馬上去聯絡廖弘博。

廖家在江南省屬於中醫世家,中醫界排名第一的大家族,其中以廖弘博為最。

一般情況下,他很少出手,基本都是他的子孫後輩在市麵上活動。

上次前往瘟疫災區支援,他就是海州市的隊長。

贏得一身榮譽而歸,更加受到百姓的尊重。

丁主任費了九牛二虎之力終於成功說動他,不由得鬆了口氣。

當丁主任回到鬥醫室,看到葉凡已經在悠閒的喝茶,再看向他的病人,膚色已經和正常人無異,隻是依舊昏迷,兩個小護士在給病人進行全身按摩。

孫茂石一直在病人身邊靜靜等候,觀看病人的身體變化。

他想學習,想要偷師,可哪有那麼容易。

古針法的奧妙,他學不來。

“現在是什麼情況?”丁主任注意到醫院的醫護人員們各個神色緊張,充滿不安,還有不少人圍在王興國的手術室外,雙手握拳,手心出汗,非常緊張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