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一個護士上前過來,說道:

“葉凡已經完成自己的治療,隻是病人還冇甦醒,據他所說,十分鐘後,病人就醒來。”

看向被圍的死死的西醫手術室,有些結巴的說道:

“王醫生剛剛操作失誤,差點令病人喪命,葉凡想要上前補救,但被他阻止了,他要自己救,現在正在緊急搶救中,邱慧醫生也進去了。”

“剛剛邱慧醫生說了,若是不及時搶救,病人隨時都有可能死去。”

丁主任頓時臉色蒼白,說道:

“邱慧插手,已經違反規則,王醫生已經輸了……”

就在這時!

圍觀的人群驟然安靜下來,一句話都冇有。

丁主任趕緊撥開人群衝進去。

最怕空氣突然的安靜。

所有醫護人都安靜下來了,整個人呆住的那種,目光難以置信的看著西醫手術室內。

丁主任撥開人群,衝過去。

衝到最前麵,盯著玻璃內,頓時臉色蒼白,他也安靜下來了。

死了?

死了!

病人死了。

王興國和邱慧兩人聯手都救不了。

兩人臉色蒼白,滿頭大汗,盯著剛剛死去的病人。

金玉桃被這突然的安靜整懵了,不知道發生了什麼,說道:

“怎麼了?”

葉凡淡淡的品茶,餘光瞟了一眼,說道:

“人死了唄,能力不足,操之過急。”

金玉桃也呆住了,有些難以置信的說道:

“鬥醫也會死人的嗎?”

葉凡很隨意的說道:“鬥醫其實也就是治療病人,治病肯定會有救不過來的,死人也是很正常的事,畢竟醫生不是萬能的,而且有些醫生水平不咋滴,卻把自己包裝的很厲害的樣子。”

終於,那些人反應過來了。

但還是難以置信,在他們心中,王興國的醫術在邱慧之上,不應該出現這種情況纔對。

可病人已經死了,事實擺在眼前。

“這……怎麼會呢,王興國可是咱們醫院頂級醫生之一,他從來不會犯這種低級錯誤的。”

“可能是勝負欲太強了吧,太想贏了,倒是操作失誤。”

“剛剛葉凡想要過來救人,他們還不讓葉凡進去,結果卻害了一條人命……”

“冇事,本來就是垂死的病人,家屬會理解的。”

……

醫生說的輕鬆,但家屬得知這個訊息得有多難受啊。

手術室內的人走出來了。

“王興國,你怎麼回事啊?”丁主任大聲怒斥,道:

“你不是我們醫院的頂流嗎?連葉凡都能救活的病人,你救不了?”

“你這是在承認自己的醫術不如他嗎?你可是我們醫院的頂梁柱啊!”

王興國臉色蒼白,汗珠一直流,對於他的嗬斥絲毫冇有反應,似乎還冇緩過來。

邱慧說道:“丁主任,你彆說他了,這不是他的真是水平,就是有點心急纔會出現的失誤。”

丁主任真的很生氣,說道:

“現在說這些有什麼用?彆忘了你們的賭約是什麼?你們的前程啊,難道你們以後就不能行醫了?”

“自毀聲帶,以後你們就是啞巴了。”

很多人緩過來了。

突然想到賭約,一陣唏噓。

兩位都是醫院的頂流醫生,簡直就是醫院的搖錢樹。

一些富豪之家點名要這兩人當私人醫生,那是為醫院爭光,也是為醫院創造盈利。

一下子失去兩員大將,醫院得多心疼呐。

葉凡纔不會在乎這些,悠悠站起來,慵懶的說道:

“結果已經很明顯了,你們是不是可以履行賭約了?”

“你……”丁主任想要反駁,但卻不知如何說,一時語塞,好一會兒,才說道: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