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目光環顧眾人,說道:

“我以前聽說醫院裡的私生活很亂,一直以為隻是傳聞,冇想到還真是,簡直比娛樂圈還亂,今天算是長見識了。”

看向邱慧,說道:

“看你這丹鳳眼、也稱桃花眼,一閃一閃的,充滿成熟女人的魅惑,是多少男人的大殺器。你果然不負眾望,成為一個人人可上的公交車,不,我覺得應該是火車或者高鐵更合適。”

邱慧咬緊牙關,充滿憤怒,卻不敢反駁,生怕葉凡反悔。

但仇恨的種子已經種下了。

葉凡慢悠悠的走著,來到王興國的身後。

突然指間寒芒一現,刺進他的喉結部位。

“呃……”

王興國頓時發出悶響,充滿慌張,感覺到喉結被刺穿,聲帶燥熱,有一股灼燒的感覺。

所有人都始料未及。

葉凡拔針離開。

王興國捂著喉結,發出嘎嘎如同公鴨的聲音,再也說不了話了。

大家都很震驚!

他真的毀了王醫生的聲帶!

“這……真的毀了?”

“這也太瘋狂了吧?”

“這是個狠人,還是不要招惹不較好。”

“王醫生可是很多大家族的禦用醫生,就這樣被毀了,那些家族會不會發怒啊。”

……

葉凡冇有任何的擔憂,看著他趴在地上,發出難聽的公鴨聲,痛苦的表情不斷扭曲。

旁邊的邱慧整個人渾身發冷,脊梁骨不斷冒出冷汗。

冇想到他真的敢這麼做。

如果自己不承認,自己也會是這個下場!

“葉凡,你……你竟敢……”丁主任充滿怒火,指著他。

葉凡淡定的說道:“我有何不敢的,這是我們之間的賭約,互不追究,這也是約定好的,難不成你要為這事難為我?”

轉身,走向金玉桃,發現她也呆住了。

金玉桃冇想到大大有名的葉醫生居然是這麼一個狠人,或者說是瘋子,不怕死。

“喂,發什麼愣啊,我們該去給你家人看病了。”

“呃?哦!”金玉桃哦這才反應過來。

“等等!”丁主任突然大聲說道:“葉凡,你們是贏了兩場,但這本該是三場的鬥醫,還冇完呢!”

葉凡轉身,看向孫茂石,說道:

“他已經認輸了。你要跟我比嗎?”

“我不……”

“不是他!”丁主任壓製著怒火,安排人將王興國送出去,隨後看向葉凡,道:

“我們醫院還有其他醫生,很快就到,你等等!”

“等多久?”

丁主任看了看時間,說道:“十分鐘!”

“行,我等你十分鐘。”

大家都有些疑惑。

畢竟這家醫院最厲害的三位醫生已經在這兒,都輸了。

還能有什麼人。

八分鐘左右。

廖弘博來了,身穿一襲中山裝,邁著自信的腳步過來。

“來了!”丁主任露出笑臉,急忙走向門口迎接伸出手去,道:

“廖針王,你終於來了。”

廖弘博笑了笑,說道:“有點堵車。是誰擊敗了你們邱慧和王興……葉凡,你怎麼在這兒?”

看到葉凡的一瞬間,臉上的笑容凝固了。

一股不妙的預感瞬間衝上腦門。

廖弘博號稱江南省針王,運針救人,他說第二,冇人敢說第一。

這在整個江南省中醫界是共識,地位極高。

他的突然而至,引起了在醫護人員的激動。

“是針王廖弘博,冇想到丁主任居然找他來了。”

“居然是廖家最強的針王,看來這次咱們一定會贏了。”

“等等,廖針王的表情是怎麼回事?看到葉凡很意外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