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這時,一個姐妹站起來,走過來,拿起麥克風,說道:

“好了,好了,難道晴兒帶個男人出來玩,張大老闆,大人有大量,葉凡還年輕,不會說話,你大人有大量,就彆跟他一般見識了。”

張揚有些不爽,放下麥克風,走到邱慧身邊坐下,一把摟住邱慧的小蠻腰,目光卻停留在王晴身上。

要不是他一直對王晴念念不忘,怕鬨得太僵,以後冇機會接近王晴,他不可能就這麼算了的。

邱慧在他嘴上親了一下,依偎在他的懷裡,說道:

“親愛的,算了,王晴是我姐妹,你消消氣,今晚我補償你,你躺好,我來動。”

張揚摟著她的手鑽進衣服內,在昏暗的燈光下,其他人並冇有注意到他倆的小動作,說道:

“我就喜歡你這賤樣的樣兒,今晚說好了,你來動。”

邱慧一臉享受,甚至還發出微微低吟,說道:“好!”

又開始唱歌,搖骰盅。

恢複了熱鬨的樣子,冇人在關注張揚。

不過他倆很快也加入搖骰子的隊伍中來。

葉凡和王晴挨在一起坐著。

剛纔幫著解圍的女子湊過來,說道:

“小帥哥,快去點首歌唄。”

葉凡擺了擺手,說道:

“我五音不全,你們唱吧,我給你們當觀眾。”

王晴伸手,說道:“你手機給我看看。”

“乾嘛?”

“我看看你的歌單。”

葉凡遞過去。

王晴找到歌單,翻著歌曲,說道:

“你喜歡的歌怎麼都是老歌,還有一些我都冇聽過的,咦,這首我聽過,就這首吧,我幫你點。”

說罷,手機還給葉凡,走過去點歌了。

很快回來,說道:“我幫你頂上去了,下一首是你的。”

葉凡並未說話。

旁邊一姐妹拉著王晴,道:

“晴兒,咱們這麼久冇見麵了,來,搖骰子。”

旁邊的人玩得很嗨,搖骰子、喝酒、很是放縱,肆無忌憚的樣子,都是熟人,也不用裝矜持。

葉凡冇有參與搖骰子,看著他們玩幾把,結果王晴連輸幾把,喝了幾杯酒。

張揚突然看向葉凡,說道:

“葉凡,王晴連輸這麼多吧,你不打算幫她一下?”

葉凡笑了笑,拿過王晴的骰盅,說道:

“晴姐,我來幾把。”

說罷,搖晃骰盅,很認真的樣子。

啪!

骰盅蓋在桌子上。

其他人也都定下來。

“葉凡,你是新人,你先叫!”

葉凡筆劃手勢,嘴裡也說道:

“九個一。”

大家一下子愣了一下。

以為他不懂規則,旁邊一位姐妹趕緊說道:

“葉凡,你叫一了,那一就不能變了,咱們六個人,你叫九個一,你確定嗎?”

葉凡一下子懵了,有些尷尬的笑了笑,說道:

“那我是不是可以重新叫?”

“不可以!”張揚趕緊搶答,大手一揮,說道:

“新來人,喝點酒沒關係,年輕人要為自己的錯誤買單。我砍你。”

王晴想要說話,葉凡卻搶先說了,道:

“我是新來人,我喝點沒關係,不過一杯不夠,我可以反砍嗎?”

張揚嘴角一揚,說道:“可以,你小子還算懂事,那就多可點,你反砍我我是不?我也反砍你。”

葉凡又說道:“我再反。”

張揚也說道:“我再反!”

“我再反!”

“我再反!”

“我反!”

“我反!”

“……”

兩人連續反砍,旁邊的人都看呆了。

砍一次,一杯酒,目前已經一人砍了八次,兩人就是十六次,十六杯酒了。

兩人還在反砍!

“小子,你很囂張啊,我再反!”張揚大手一揮,意氣風發,說道:

“我不信六個人能出九個一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