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葉凡笑了笑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鄭家彆墅內。

三位身穿道袍的道士坐在院子,麵向一個老頭子。

似乎在聊著什麼。

突然管家走過來,說道:

“老爺,金陵楊家楊金福前來求見。”

老頭子微微一愣,看了一眼三位道士,緩緩說道:

“他有什麼事啊?”

“冇說!”

“我冇空見他。”

“明白!”

管家轉身離去。

“等等!”一位道士急忙說道:

“鄭老,楊金福是金陵首富,對於金陵的情況更清楚些,對於殺人凶手葉凡也應該有所瞭解,我想見見!”

老頭看向管家,說道:“讓他進來!”

“是!”

冇多久。

管家帶著楊金福進來,他手裡提著很多禮物,配合笑臉,走到眼前,放下禮物,伸手過來。

老頭並冇有和他握手,他隻能尷尬的收回,說道:

“鄭老,實在抱歉,打擾您了。”

老頭並冇有給他好臉色,說道:

“有屁快放!”

楊金福陪著笑臉,看向三位道士,輕輕哈腰點頭,說道:

“我聽聞天師府的道長神通廣大,擁有絕世神通,可改天換日,法力無邊,早就心生敬仰,一直想去龍虎山拜訪,今日得知三位道長在我們江南省,我就馬上趕來了……”

“屁話真多。”老頭有些不耐煩,言語中帶著溫怒,道:

“你再不說事就出去。”

楊金福渾身一顫,感受到來自鄭老的威壓,急忙說道:

“我聽說海州市金家的人全都躺醫院了,是天師府的道長所為,當初來找道長的是陶錦森,其實我跟他是一起的,這次他太忙了,就讓我來。”

“金家那些人被葉凡救了,全都醒過來了。”

三位道長頓時詫異,微微一愣。

“你說什麼?葉凡把那些人都救了?”

“葉凡來海州了?”

“葉凡在哪裡?”

三位道長為葉凡而來,還冇前往金陵,葉凡已經來到海州市。

“葉凡目前住在金家。”楊金福有些著急和激動的說道。

葉凡壞了他們的計劃,自己又不敢怎麼樣,畢竟有李家在背後撐腰,楊家應付不了李家這個龐然大物,但如果鄭家參與進來,便可以無懼李家。

魏英馬上說道:“兩位師叔,既然葉凡已經送上門來,我們是不是可以馬上將他抓回師門接受審判。”

一位提醒有些肥胖的道士輕輕甩一下拂塵,說道:

“我們本是修道之人,不應過多乾擾凡俗之事,若是凡俗出現邪怪,我們出手理所當然,但若是強行乾擾凡俗的生活,那是會被師門降罪的。”

“金家乃是凡俗世家,貿然出手,定然會影響到金家的走勢,不是合適的時機。”

天師府本是脫離世俗的地方,規矩亦很多,不得利用超凡之術乾擾世俗之事。

天地道法、萬物生存、法理自然有其規律。

如果強行乾擾,會遭天譴。

這也是為什麼三位道士來到江南省之後,並冇有第一時間去尋找葉凡複仇,而是調查事情的經過起因。

魏英有些無奈,說道:

“張師叔,那你覺得什麼樣的場合纔算是合適的時機呢?”

胖道士緩緩說道:“不乾擾到其他人,最好是隻有他一人時。”

魏英不知該如何說。

另一位道士說道:“就算有其他人存在,隻要能做到不會影響其他人也可以,我們都是修道之人,信奉天道自然,因果循環,王師弟便是違反了因果,纔會遭此橫禍。”

鄭老對天師府算是比較瞭解的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