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天師府有兩層,龍虎山本是祖國旅遊勝地,不過遊客隻會在外麵那一層燒香拜佛、遊山玩水,碰到的也都是天師府最外圍的人員,不會接觸到道法高深之人。

道法高深之人都是隱居在內部,基本不和遊客接觸,外界也基本不知曉的。

他對於天師府的一些規矩也是有所瞭解,說道:

“你們想直接麵對葉凡,對他進行詢問,我可以幫忙製造機會。”

大家紛紛看向他。

他緩緩的看向管家,道:

“把衡兒找來,他是年輕人,自然知道年輕人的相處之道,他來安排最合理不過了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葉凡呆在金家,還是比較悠閒的。

喝喝茶,和金玉桃聊聊天。

金玉桃說起了自己遊曆世界的旅程,探索了世界很多地方,領略過很多地方的風土人情。

也算是見多識廣,朋友遍佈全世界。

葉凡以前一直生活在山裡,最近才下山,雖然以前也有從新聞上看到世界各地的時政新聞,但冇有真正到地方感受過。

對她所說的東西還是蠻有興趣的。

“世界之大,奇人異士眾多,還有各種詭異事件也不少,總之,這個世界很精彩。”金玉桃品茶,看向外麵的夜空。

星星點綴,皓月當空,晚風襲來,略微有些微涼。

秋天到了。

秋高氣爽,明朗的夜空成為一道美麗的風景。

“又有麻煩來了。”葉凡看著夜空,有些無奈的說道。

金玉桃有些奇怪的看著他,道:

“葉醫生,為什麼這麼說?”

葉凡大拇指在其他四指算著,目光看向浩瀚的夜空,說道:

“星象如此,而且非是常人之事,想必應該是天師府的人已經做好準備來找我了。”

金玉桃微微一愣,道:“你還會看星象?”

葉凡嘴角一揚,道:“略懂!”

“你會的還真多!”

“小意思啦。”

“葉醫生,明晚有個局,你陪我一起去吧,如何?”

“什麼局?”

“就是海州一些公子哥、大小姐們打算搞直播公司,相互聚聚,整合資源,應該挺有意思的。”

“直播公司?還真是緊跟潮流啊,不過我對這些冇什麼興趣。”

“葉醫生,有些事是不能按照自己的興趣去做的,就像我以前很不喜歡形式主義、不喜歡阿諛奉承彆人,但長大了,生活不斷逼迫你妥協,不妥協,你就活不下去,最後,大家都活成了曾經自己討厭的模樣。”金玉桃有些感慨,看著夜空,說道:

“這也是我不喜歡參與家族事務的原因之一,我想晚一點再活成自己討厭的樣子。”

“葉醫生,你的公司明凡集團剛剛起步,我聽羅姐姐說,你老婆正在整合濱江省,為以後南下市場打下基礎。那邊一旦穩固了,定然會北上,而北上的第一站就是海州。”

“你先去認識認識那些人,也算是提前摸摸底,以備以後公司的不時之需。”

葉凡聽她這麼一說,似乎挺有道理。

他來到城市之後,很多事情都不能隨心所欲,總是有所顧慮。

“鄭家參與嗎?”

金玉桃說道:“這隻是三流家族組織的聚會,鄭家是我們江南省排名第二的家族,不會參與我們這種層次的聚會,當然,我們一般都會禮貌性邀請,但他們也是一般不會來的。”

葉凡有點失望,他想接觸鄭家,道:

“行吧,那我明天跟你去一趟,不過白天我還有事要做。”

“好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