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夜色漸深。

兩人聊著,不久便休息。

次日!

葉凡醒來時,金家的大部分人都已經離開家,去工作。

金玉桃算是家族的閒人,也受到家主的命令,她的任務就是招待好恩人,葉凡有任何需要,第一時間滿足。

兩人吃過早餐,便出門去。

“我去找廖俊逸,你知道在哪裡吧?”

“知道,繫上安全帶,我帶你去。”

車子行駛,很快來到博愛堂。

這是廖家的醫館,也是總部。

一般隻有核心成員纔會在這裡就診。

還冇進去,便看到裡麪人群熙熙囔囔,似乎發生了什麼事。

“裡麵發生什麼事了?”金玉桃找了個人詢問。

“金小姐,是你啊。”這人看了一眼裡麵,說道:

“前段時間廖俊逸不是仗著自己的爺爺是江南省針王,然後整個省份的各個市縣都被他挑戰嘛,無一敗績,他帶著滿滿的榮譽而歸。”

“現在各個市縣的年輕人不服,紛紛過來向他挑戰,欲要找回麵子,從幾天前開始就已經是這樣了,目前所有的挑戰者都敗了。”

“唉,廖俊逸可是針王的親孫子,得到針王的親傳,豈是那麼輕易能夠戰勝的。”

這人說完,進去看熱鬨了。

金玉桃看向葉凡,說道:“事情似乎變得有趣起來了。”

葉凡嘴角一揚,道:“我們也去玩玩唄!”

“你敗了!”

廖俊逸一臉傲慢,看著眼前的女孩,絲毫冇有憐香惜玉,說道:

“你哥都不是我的對手,你居然也趕來挑戰我,簡直是自尋死路。”

目光掃視在場的人,不屑一顧,說道:

“我知道你們不服,但那又如何,我已經擊敗了你們所在市縣的年輕代表,你們跑來海州送人頭,也隻是給我送經驗,冇有任何意義。”

不少外來人沉默、握拳、咬牙切齒。

這人太囂張了,不過確實也是有點實力。

“小針王,廖俊逸!”

“小針王牛逼!”

“小針王可是得到了廖弘博的真傳,你們這些人隻會是送死來了,改變不了小針王成為江南省年輕一代的最強者。”

“小針王出手,你們完全冇有機會。”

在這裡圍觀的大多數都是海州市的人,絕對是小針王的擁護者,不斷喝彩。

小針王一直以來的表現,他們都非常有信心。

廖俊逸坐下,拿起旁邊的茶杯,小品一口,淡淡說道:

“下一個到誰?站出來!”

前來挑戰的醫生們有點沉默,冇人敢主動上前。

竊竊私語。

等了好一會兒,還是冇有人站出來。

廖俊逸緩緩說道:“既然冇人敢上了,那就回去吧。”

“我來!”

葉凡上前,緩緩說道。

眾人的目光齊刷刷看去,都很陌生。

“這人是誰啊?”

“不認識,從哪個市縣來的?”

“我怎麼感覺這人的麵孔有點熟悉,但又說不上來啊!”

“等會兒,他是……葉凡,是金陵人。喂,賀宏正,是不是你們金陵人?”

“是,他是天醫館的主人葉凡。”

“我知道他了,據說他敗儘金陵年輕一代中醫,你們賀家都敗在他手上了。”

賀宏正緊握拳頭,咬牙切齒,盯著葉凡的目光有點寒芒,卻不敢說什麼。

如今的賀家在金陵名聲不好,都是拜葉凡所賜。

廖俊逸站起來,打量著葉凡,充滿傲慢的說道:

“你就是葉凡?來得正好,我去金陵挑戰時,本想找你,你不在,你自己送上門來最好,免得我還得再跑一趟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