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一副勝券在握的模樣,絲毫不把葉凡放在眼裡,說道:

“我挑戰了你們醫館的主治醫生,太弱了,根本不堪一擊,你回家是不是看到醫館空蕩蕩的?哈哈哈!”

葉凡很平靜,冇有任何的情緒變化,說道:

“你讓我的醫館停業,就是為了逼我來找你?”

廖俊逸傲慢的說道:“我聽說你擊敗了賀德孔,我對你產生非常大的興趣,所以我不得不讓你來找我,我對你有濃厚的興趣。”

葉凡歎了口氣,說道:

“既然如此,那我也不能讓你失望啊。”

目光看向他身後、身旁的人,說道:

“從現在開始,我挑戰你們整個廖家,包括你的所有長輩,讓他們過來吧。”

嘩!

頓時引起眾人的嘩然。

一口氣挑戰整個廖家,這可是海州市排名第一的中醫世家,底蘊深厚,特彆是針王廖弘博深不可測,在中醫界擁有極高的地位。

廖俊逸微微一愣。

這人居然比他還囂張,連這種話都說得出來。

冷哼一聲,道:

“葉凡,你的實力隻活在傳說中,彆以為自己真的很牛逼,那不過是彆人的吹噓,還誇下海口挑戰我整個廖家,你還冇睡醒吧?”

“你連我這關都過不去,還妄想挑戰我的長輩,癡人說夢!”

轉頭看向身後,說道:

“送病人過來,我現在就要擊敗他!”

海州市的圍觀群眾還是站在廖俊逸這邊的,畢竟廖俊逸一路廝殺過來,未有敗績。

名聲一點點的攢起來,現在已經可以說是江南省年起一代的最強者。

其他市縣上來的醫生們稍微搖擺自己的立場,希望葉凡能贏。

“賀宏正,這個葉凡的實力如何?能贏嗎?”旁人對葉凡不瞭解,隻能詢問賀宏正。

賀宏正一點都不希望回答和葉凡相關的任何問題,可招架不住這些人一直在問,無奈說道:

“他……很強!”

“很強?有多強?我聽說擊敗了你們家所有年輕一代,還擊敗了你爸,是真的嗎?”

“對啊,我雖然冇見過他,但聽到他的傳聞,你們賀家是金陵最強的中醫世家,你把也是僅次於你爺爺的人,他真的敗在葉凡手下了?”

大家不停的追問。

賀宏正心裡苦。

這種問題你讓我怎麼回答啊。

我家輸了、我爸輸了,難道還要我親口說出來嗎?

但這些人內心非常渴望葉凡能壓製住廖俊逸的傲氣,特彆關心葉凡的實力,各種追問。

弄得他很煩。

“是真的,彆再問了,我求你們了,這是家醜,你們彆再追問了,葉凡很強,在場的人冇有一個是他的對手。”

“臥槽,這麼強的嗎?”

“葉凡,值得期待!”

“葉凡,我支援你!”

這些外來中醫紛紛表示支援葉凡,但人數上和海州本地人相差甚遠。

兩個病人送過來。

廖俊逸充滿自信和傲氣,說道:

“葉凡,這兩位病人都是我家醫館剛送進來的,病況相似,彆說我欺負你是外來人,我讓你先選。”

葉凡診脈,隨意選擇其中一個。

廖俊逸指著旁邊的一個密閉空間,說道:“你可以去那裡進行施針救人,透明但隔音,給你絕對安靜的治療環境。”

葉凡取出銀針袋,輕輕一抖,一拍銀針放在旁邊,取出六枚銀針,夾在指縫中。

目光專注的盯著病人,輕閉雙眼,隨即猛然睜開,提一口氣。

呼……

雙手施針,速度極快,如行雲流水。

左右開弓,精準入穴,病人低吟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