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什麼?你的意思是……”廖俊逸難以置信,揉了揉自己的耳朵,道:

“你是說葉凡醫術在我爺爺之上?你是在開玩笑嗎?”

廖弘博昨天遇到葉凡,提及孫子,就有點疑惑。

今天剛查到原因,頓時就有點惱火。

正準備找他時,他打來電話,告知了醫館的事。

立刻馬不停蹄的過去。

“爸,有必要這麼著急嗎?不過是個葉凡而已,你是不是把他神化了?”一位中年男子看著廖弘博,不急不慢的說道。

廖弘博冷哼一聲,說道:

“葉凡乃是擁有古針法的神醫,他若真的想要毀掉我們廖家,完全可以,你可以看看金陵賀家。”

廖忠生說道:“爸,咱們可是江南省第一中醫世家,豈是金陵賀家能夠比擬的,您的醫術在江南省也算是翹屬之一,害怕他不成?”

“開車!”廖弘博說了一句,依靠在座椅上,說道:

“小逸就是被你們給慣的,嬌生慣養,仗著自己的家族到處炫耀,惹是生非,這次遇到葉凡,搓搓他的銳氣也挺好,但不要做的太過火了。”

“葉凡的醫術深不可測,濱江的瘟疫,你是不知道,葉凡憑藉一己之力研製出解藥和育苗,他的古針法有生死人肉白骨的手段,就算是我也不是對手。”

廖忠生詫異了,道:“爸,你也不是對手?你是整個江南省……”

“行了,好好開車吧!”廖弘博不想搭理他,道:

“你知道燕京慕家嗎?慕蓉蓉也參與了濱江的那場瘟疫的救援,慕蓉蓉在我們麵前表示過,她也不是葉凡的對手。”

“爸,您說的是華夏鬼醫慕蓉蓉?”廖忠生震驚,這可是聞名整個華夏的女中醫,人稱鬼醫,醫術手段碾壓群雄,多少男中醫聞之變色,居然也不是葉凡的對手。

“除了她,還能有誰!”

兩人急匆匆的趕往博愛館總部。

這裡很多人。

有來自各個市縣的年輕中醫們,還有很多海州市的醫生們在這裡聚集。

同時也看到了廖家好幾箇中年男女出現,風塵仆仆,顯然也是剛到不久。

正在挑釁葉凡,並且已經開始鬥醫。

“爺爺,你終於來了!”廖俊逸急忙跑過來。

廖弘博和廖忠生的到來引起不小的騷動,眾人紛紛議論。

“冇想到針王真的來了,看來是要為自己的孫子挽回麵子了。”

“針王的廖家可是咱們海州市第一中醫世家,輸給金陵人,那可是很丟臉的事,肯定要找回麵子。”

“針王來了,廖家穩了!”

……

大家對於廖弘博還是非常信任的。

廖弘博自己都覺得臉紅,看向孫子,說道:

“小逸,現在是什麼情況?我不是說讓你原地等著,怎麼又鬥起來了?”

目光掃視正在治療的葉凡和一個廖家人。

廖俊逸看向廖家人,說道:

“是三叔,他要親手擊敗葉凡,這個葉凡太狂了,居然說要挑戰我們廖家所有人,包括爺爺你。”

“連三叔都看不下去了,你不用擔心,三叔可是咱們家族醫術名列前茅的人,一定不會輸的。”

廖弘博輕閉眼睛,歎了口氣,說道:

“你三叔要敗!”

“額……為什麼?”廖俊逸不解、也不服,說道:

“還冇結束,你就說三叔要敗,爺爺,不帶你這樣的,長他人誌氣,滅自己威風,三叔是不是你親生的!”

廖弘博走向葉凡那邊,觀看他的行鍼方式。

葉凡冇有進入封閉室,就在眾目睽睽下救人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