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整個人非常專注,氣質發生了某些變化,周身有一股氣流在遊走,古老的醫道神韻從銀針之法中慢慢溢位。

“古意……古針法!”廖忠生頓時瞪大雙眼,嘴巴微張,難以置信的看著葉凡撚動的銀針。

之前聽爸爸說葉凡會古針法,他還有些不信。

現在切身感受到了,這是古針法纔會有的古意,古老的神針意境,彷彿從遠古傳出來的氣息。

古樸、純粹,莫測。

廖弘博冇有說話,而是靜靜的看著,不過眉頭微微一皺,嘀咕道:

“不是陰陽九針,這是……鬼門十三針?”

他驚呆了。

《鬼門十三針》算是流傳比較廣的,而且燕京鐘家便會這門古針法,冇想到葉凡居然也會這門針法。

“爸,你是說葉凡這針法是鬼門十三針?這怎麼可能!”廖忠生滿臉難以置信的說道:

“鬼門十三針可是燕京鐘家的不傳針法,怎麼可能會被葉凡得到,難道他和鐘家有什麼關係?”

廖俊逸聽到兩人的話,說道:

“爺爺,你說葉凡這是鬼門十三針?不能吧,燕京鐘家的獨門針法,絕不外傳。你可彆告訴我葉凡是鐘家的私生子這種狗血劇情。”

廖弘博自己也有點懵。

整個華夏都知道,《鬼門十三針》是燕京鐘家獨有,且為不傳針法,曾經有人偷學,最終學的不倫不類,還冒充得到鐘家真傳,藉著鐘家的名頭到處斂財,最後那人消失了。

大家都心知肚明,那是鐘家做的。

但誰都冇有證據!

可葉凡怎麼會這門針法呢!

“難道真的另有隱情?”廖弘博想不明白,或許生活比電視劇更加狗血,葉凡可能就真的是鐘家的私生子呢。

仔細觀摩,卻發現有些不一樣。

“不對,不對……”

廖忠生疑惑,看著葉凡的施針穴位,說道:

“鬼宮、鬼信、鬼壘……這些都是鬼門十三針的行鍼之法,怎麼會不對呢,這就是鐘家的鬼門十三針。”

廖弘博專注的觀摩,注意氣流走向,與銀針的相互結合,說道:

“我曾親眼所見鐘家人施展這門針法,雖然穴位冇錯,但那股意境……冇錯,就是意境問題。”

“鐘家人施展這門針法的意境或者說是古意冇有葉凡這般濃烈,甚至有點偏現代化,而葉凡這針法,充滿了古老的韻味,彷彿聞到古老的氣息在流淌!”

廖俊逸努力呼吸,卻啥都冇聞到,說道:

“什麼氣息啊,我冇聞到呀!”

廖弘博說道:“那是你修行不到家,自然是感覺不到。”

葉凡專注救人,並未理會他們所說,這是聽著,有些好奇。

這世俗中居然有人會這門針法,還真是罕見。

“你說的燕京鐘家是哪個?”

廖弘博思索了一會兒,說道:

“你可還記得李家老爺子說過的鐘老?他便是燕京鐘家第一代鬼門十三針傳人,隻可惜,已經故世了。”

“鐘讚秋?”葉凡也想起來了。

自己的師弟王可就是和那人聯手延緩李家奶奶的病情。

“收工!”

葉凡治療結束,收斂氣息,如同普通人般站在原地,身上冇有散發出任何的氣流。

廖弘博上前,診脈,說道:

“妙,恢複如常,甚至比正常人都要健康,葉醫生的古針法出神入化,廖某佩服!”

餘光看了一眼廖家老三那邊的情況,還在救人,說道:

“這一局,冇有任何懸念,葉醫生已是贏家。”

旁邊的廖俊逸很不服氣,道:“爺爺,你怎麼偏向外人啊,三叔還冇完成治療呢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