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對不起!”

“你這是什麼態度啊?”廖弘博瞪了他一眼,說道:

“從今往後,在家禁足半年,不得參與任何的行醫,把家裡的醫書默寫一遍,寫不完,彆出門,丟人現眼。”

“家裡的醫書……”廖俊逸感覺天塌了。

作為中醫世家的醫書那可是海量,就是抄,三年也抄不完。

葉凡冇有更多逗留,帶著金玉桃離開了。

而今天的鬥醫已經出現在網絡上。

葉凡再一次被推上風口,成為人人熱議的中醫新星。

“你們知道嗎?最近中醫出了一個很厲害的年輕人,擊敗了廖俊逸和廖老三,這兩位都是廖家名氣不小的人物。”

“我給大家科普一下,我當時就在現場,那人叫葉凡,來自金陵,擁有古針法,後來廖弘博也乾過去了,表示自己不是葉凡的對手,從今往後,葉凡就代表江南省中醫界的天花板,另外,根據廖弘博所說,葉凡使用的針法名為《鬼門十三針》,我知道你們想什麼,葉凡是不是燕京鐘家的人,我也不知道。”

“什麼?葉凡會古針法?還是燕京鐘家的不傳針法?難道是鐘家的人來咱們江南省扮豬吃虎?欺負我們?”

“鬼門十三針一直以來都被公認是鐘家的獨門針法,這件事我得跟鐘家求證一下。”

網絡上炸鍋了。

無數人都在議論紛紛。

葉凡和金玉桃並不關心網上的事。

隨便找個地方吃飯。

誰知剛坐下就聽到隔壁桌的人也在談論。

“你們知道吧?有人挑釁了中醫世家廖家的權威,並且成功了,說是一個來自金陵的年輕人。”

“來自金陵?我前段時間就聽說金陵出現了一個很厲害的醫生,擊敗了金陵賀家,不會是他來了吧!”

“先是敗賀家,現在又敗廖家,這醫生是什麼來路啊?我聽說是燕京鐘家的私生子,真的嗎?”

撲哧!

金玉桃笑了,看向葉凡,說道:

“這些人真的是,說著說著,你就變成私生子了?葉醫生,你是私生子嗎?”

葉凡夾了一塊肉放進嘴裡,說道:

“這個問題,我得問問我媽,嘿嘿,不過我的針法可不是我媽教我的。”

金玉桃笑了笑,說道:“你在海州市算是出名了,彆忘了晚上我們一起去參加聚會,到時候我給你介紹海州的一些公子哥,正式進入海州上流社會的圈子。”

“爺爺,我已經安排好了。”

鄭延衡來到爺爺和三位道長麵前,客氣的說道:

“今晚,三流家族有一個遊輪聚會,我已經看過參加人員名單,葉凡位列其中,是和金家金玉桃一起參與的。”

鄭老點了點頭,看向三位道長。

胖道長點了點頭,說道:“遊輪之上,也算是孤立,到時候將其他人驅散也比較方便。”

鄭延衡看向三位道長,說道:

“道長,我打聽過關於葉凡的事蹟,他不僅會道法,武功似乎很不錯,而且他的身邊有幾個高手,據說是退役軍人,戰力很強,需要我安排一些人過去嗎?”

魏英嘴角一揚,看向另一位道士,說道:

“我洛師叔出馬,什麼退役軍人都不是,你可聽過武者?”

“武者?”鄭延衡搖了搖頭。

以他的層次根本還冇接觸到這個層麵的東西。

鄭老緩緩說道:“衡兒,有些事等你以後就知道了,現在不必多問,你隻要帶上三位道上出現在遊輪上,其他的交給他們即可。”

“好的,爺爺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