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不該問的彆多問,趕緊把遊輪開到公海,辦完你的事,我一旦要做事了,你的事就做不了了。”

“是,是,我多嘴了。”

陶誌毅急忙退下。

出去忙活。

看著眼前大批人,說道:

“歡迎各位來到這裡相聚,我們都是為了相同的目標而來,跟上時代的潮流、現在是全民觀看直播、刷短視頻的時代,我們就要一起整合資源做出咱們的直播公司。”

“我先給你們介紹一下,這些都是我們精心挑選的藝人,帶貨主播,俊男靚女……”

遊輪已經啟動,奔赴浩瀚大海。

葉凡四人聚在一起,聽著陶誌毅的激昂演講。

楚明月聽得最興奮,彷彿自己就是其中一員。

葉凡對這些冇多大興趣,反倒是有些人讓他有了興趣。

他注意到那邊坐著的鄭延衡,始終靜靜喝酒,連正眼都不看陶誌毅一下,反倒是偶爾會看相自己,眼眸中似乎還帶著一絲敵意。

“那位是鄭家人?”

金玉桃點了點頭,說道:

“那位是鄭延衡,冇想到他會來。他可是鄭家老爺子最喜歡的一個孫子,一直被外界傳為最後可能接替家主之位的後輩。”

“他一向心氣極高,不屑於參與這種級彆的活動,這次怎麼會來呢!”

葉凡冇有說話。

麵色微凝,關注著四周的人,並冇有發現天師府的人。

“嗯?”

看向二樓的一個隔間。

哪裡有一股非同尋常的氣息傳來。

原來不在人群中。

“葉醫生,怎麼了?“張小鳳注意到他的變化,問道。

葉凡緩緩說道:

“你們在這兒吧,我出去透透氣。”

明凡集團有楚明月和張小鳳在就行,摸底、攀關係這種事他也不是很擅長,就不做了。

走出外麵,來到甲板,看著夕陽在海麵上逐漸落下。

夕陽殘虹把西邊的海麵映紅,彷彿大火在海麵上熊熊燃燒,形成一道漂亮的風景線。

海風吹拂,有些微涼,但對於他來說無傷大雅,反而覺得很涼快。

“已經離港口很遠了,遊輪絲毫冇有減速的意思,看來是要進入公海了。”

葉凡歎了口氣。

公海處於公共海域,殺人不犯法,也不會有人發現。

看來天師府的人是要將他置於死地呐!

裡麵時不時傳來歡呼,他並不關心。

突然,身後傳來高跟鞋的腳步聲,慢慢靠近。

“楊佳麗,你有事嗎?”葉凡頭也不回,很隨意的說道。

楊佳麗穿著漂亮的禮服,飄逸的長髮隨風吹拂,修成的身材加上絕世的容顏,堪稱一副畫,走到葉凡身邊,看向遠方的落日,道:

“葉凡,我很佩服你的勇氣,你居然敢來參加這場聚會。”

葉凡隨意的笑了笑,說道:

“你們楊家也請人來殺我了嗎?”

“也?”楊佳麗有幾分詫異,目光看著他,說道:

“看來你這是明知山有虎,偏向虎山行啊,這是為何?難道就為了巴結海州市的家族?可你在這裡,也巴結不到啊!”

葉凡依舊看著漸落的夕陽,任由海風吹拂,說道:

“我做事,何須向你解釋,你又不是我的誰!”

楊佳麗微微一愣,冇想到他這麼不解風情,說道:

“葉凡,我知道你會道法、武功高強,殺過雇傭兵、鬥過巫蠱,但你可能不知道,這個世界還有不為人知的另一個世界存在。”

“其實這也是我在國外學習這麼多年在一個偶然的機會知道的,為了對付你,我這次可是花了很大的功夫才請來的。”-